尋尋覓覓肯特河    

 

       

提起獵人谷(Hunter Valley),最容易聯想起的,就是該處所出產的美酒,不單澳洲人喜愛,遠自法國和中國也有識貨之士。不過獵人谷之命名,主要還是因為那裡有條河,名叫肯特河(Hunter River)。

 

肯特河長470公里,在澳洲眾多河流中,長度排名12,但因其發現得比較早,加上礦產和農產所帶來的經濟,重要性不下於澳洲其他較長的河。自19世紀,河的兩岸已建立起大大小小的市鎮,包括今天較為人熟悉的Muswellbrook、Singleton、Matiland、Raymond Terrace;其河口則發展成重要的港口和工業城市纽加素Newcastle。

今天因為有鐵路和道路網,肯特河早已失去了早期的光輝。不少朋友路經獵人谷,也不會察覺肯特河正靜靜地流向海洋。我和妻子曾以肯特河為旅行目的地,瀏覽地點,只限於河兩岸之市鎮。

 

飲水思源

 

肯特河源自海拔1,300米的Barrington Tops,地圖顯示這高山的西面,有一塊名為Hunter Springs的地方,那裡的三條小溪,給予了肯特河生命。Barrington Tops屬新州大自然保護區,那裡的森林從未被人打擾過,仍保持著最原始的生態,樹木相當茂密。不過要親睹肯特河源頭的面貌,則非筆者之本事,還是留待那些有經驗的行山人士吧。

 

肯特河從附近的集水區,逐漸積聚河水,經過Lake Glenbawn,一個在1958年由政府築起的一條水壩,而產生的湖,其容量可達750,000兆升。肯特河的問題是,河水不是太多,就是太少。河水太多會造成下游地區泛濫,太少則不利於農業。Lake Glenbawn之產生,便是嘗試控制河水的流量。

 

除了解決實際的問題外,Lake Glenbawn本身也是渡假區,一年有五萬人到訪,享受各類的水上活動。

 

古鎮遊蹤

 

斯韋爾布魯克(Muswellbrook)位於Lake Glenbawn之南約20公里,為肯特河岸的一個重要市鎮。我們知道brook是指溪,但為何稱該處為斯韋爾布魯克 ,則有兩個不同的解說。一說是指早期歐裔人士來到溪旁,發現有蚌(mussels),誤打誤撞,被寫成Muswell。另一說是指有一條流入肯特河的溪水,到今天仍被稱為Muscle Creek,城的名字,有可能與這溪名有關。不過,當筆者到訪時,Muscle Creek見不到清溪,蚌也絕蹟了。

 

斯韋爾布魯克的發展,要追溯到1833年的8月。當時,政府委派了一位測量師,在Muscle Creek和肯特河的交界處,發展一個小鎮。1834年,當地的第一批地被賣出。到了1840年,斯韋爾布魯克的人口增至215人,有41間房屋和幾間商舖。該城早期的經濟,全由農產品帶動,小麥和羊毛更是重要的出產。到了1890年,該地區開始了採煤工業,不過,大型的煤礦活動,還是近期才開始。今天,這裡有八個礦場在運作,大部分都是以露天採礦式進行的。

 

斯韋爾布魯克保留了不少19世紀時期的建築物,讀者可按當地旅遊中心所提供的資料,以步行方式,遊訪該鎮。

 

在一個頗為炎熱的下午,我與妻子漫遊斯韋爾布魯克的市中心。我較為喜歡的是Bridge Street,那些根據19世紀中葉建築風格而建的古舊店舖。在Brooke Street,有一座建於1870年代的教堂,以旖旎的彩色玻璃窗而聞名的St. Alban’s Church of England。

 

有感而發

 

我們此行的目的,主要還是尋找肯特河流過的古鎮。不過這個尋索,頗令我們失望。因為過往河水有泛濫的記錄,所以在古鎮中不會見到河,也不會有什麼河畔公園的設施。若不是熟悉歷史,旅客也不會知道斯韋爾布魯克的成立與肯特河有如此密切的關係。

 

人都善忘的,我們常說「飲水要思源」。然而,對於創造人類萬物、諸山和河川的主宰,又有多少人會記念呢?

 

 ◎ 圖、文/鄺銘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