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康復之路

我住院手術了
     自1996年起我就開始有顏面神經的困擾,1999年在紐約曾接受過手術,但並沒有成功,如今每況愈下,已經影響到我的生活起居。去年底照了MRI,醫生發現我二十年前動的手術部位不對,建議我考慮再接受一次手術,因目前手術的技術及儀器都較精準。醫生也告訴我手術後可能有的風險:1%導致中風;左耳完全失聰,但機率很微。經過與家人溝通及自我深思熟慮後,我毅然決定接受這項生命的挑戰,期待今後的歲月能享受較好的生活品質。請了一個月假,於1月31日在聖地牙哥接受手術。醒來時,醫生很自信地告訴我手術十分成功,但因罹患二十多年的疾病,無法馬上完全痊癒,假以時日,會越來越好。先要我住進加護病房觀察24小時,確定沒有中風的跡象才可以轉入普通病房,1-2天就可以出院了。
不測風雲突襲
     在加護病房,我完全失聲,記得二十年前手術後,我也是一週後聲音才恢復過來,所以當時我不太在意。倒是進食時,驚覺我完全不能吞嚥!醫生請「語言治療師」來診斷後,吩咐護士不可讓我進食。連着兩天都有「語言治療師」來教我發聲及吞嚥,卻無絲毫進步,只能靠打點滴維生。2月3日一名經驗豐富的「吞嚥復健師」,仔細診斷後,告訴我若仍無進展,就得考慮暫時由鼻孔進食。我實在不想如此受罪,立刻請求教會、角聲同工、親朋好友迫切為我禱告。2月4日是主日,我依照「吞嚥復健師」教我的技巧,吞下一小匙的蘋果泥! 我不但不需插鼻管進食,而且可以出院!
患難顯露真情
     住院期間家人輪流來陪伴我;出院隔天外子陪我去看「語言治療師」;一週後兒子請假陪我再去看「語言治療師」;2月13日女兒請假陪我去拆傷口的釘子;外子雖工作在外,每天會打電話回來;孩子們下班後都來陪我,幫我採購一些日用品。這些點點滴滴都流露出家人的關愛與親情,我很感動!也特別藉此向所有為我禱告的人說聲“謝謝!”
我是生命鬥士
     手術後第26天,我的聲音與吞嚥已恢復了五成!每天三餐像在打仗一樣,在吞嚥、嗆鼻、咳嗽的交織下,屢敗屢戰,越戰越勇。從只能吞下很稀的流質,到可以喝營養奶,到可以吃較軟的食物、每一小步都是我人生的一大步。在這邁向康復的歷程中,我深深感受到能吃、喝、拉、睡都是神的恩典,要感恩惜福。我也更體會到那些頭頸部受傷的人或癌友復健的艱辛。這些日子我擁有一位名叫時間的好朋友,它每天陪著我聽詩歌與講道。
     3月21日,終於可以回到聖蓋博辦公室上班了,見到同工們心中有無比的興奮,回家的感覺真好!3月22日,醫師來電証實我在吞嚥時液體進到肺部,要服抗生素及咳嗽藥以外,吞嚥又要回到起步:坐直,低頭左傾,一口一口慢慢地吞。本來以為已經凱旋,不料又得從新再來過…。兩個多月體重減了約20磅,本來很高興減肥成功,現在我求神不要讓我再瘦下去了,請你也為我的康復代禱。
     2012年角聲癌症協會十週年慶晚宴時,李偉強牧師頒給我一面玻璃獎座,上面刻著:《生命鬥士》四個字,這段日子,它成了我用來調整心態的座右銘。
     每天早上我都會以一首小詩來提醒自己:
I am going to be happy today;
(我今天會快快樂樂的)
No matter what comes my way;
(不管我的遭遇如何)
Though the skies are cloudy and gray;
(儘管烏雲密佈,天空一片灰)
I am going to be happy today.
(我今天會快快樂樂的)

@楊王惠真師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