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兒女初飛時

     空巢期,是一個現代才出現的概念,卻不是現代才面臨的問題。唐代白居易曾以詩描述兒女初長成的景象: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樹枝。舉翅不回顧,隨風四散飛……然而,一向以孩子為重心和聯結點的父母,又該如何面對呢?

 

家庭生命週期

「空巢期」不是短暫的過渡期,而是一個階段的結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家庭就像人的生命
     社會學家杜瓦爾(Evelyn Duvall)認為,家庭就像人的生命那樣,也有生命週期(Family life cycle)和不同發展階段的任務;只有盡力負起各階段應負的責任,才能順利渡過家庭生命週期的各個階段。
     雖然學者們所劃分的家庭生命週期之階段不盡相同,但都視家庭為生命有機體,具有動態的規律模式,一般都會經歷形成、發展、衰弱,與人類生命的週期一樣有序。比如:結婚到子女出生,為築巢期;家庭成員增加,子女成長,為滿巢期;子女外出求學、就業、成家,為空巢期……
     孩子羽翼開始豐滿,父母自己的生活也會繼續下去。2013年,克拉克大學(Clark University)做過一項全國性調查,採訪了1,000位年輕成人的父母,發現84%在孩子搬出後會想念他們;60%為可以有更多時間給配偶和自己而高興;90%為孩子可以獨立而開心。
成員朝向自我實現
     家庭生命週期中的每個新階段,都帶來新的發展與任務。如何在「巢空」的情境下,努力不讓生命的意義落空,是空巢者面對的最大挑戰。
     首要課題,是將生活重心由子女轉移到自己身上,重新安排生活目標,從中肯定自我價值。有些能力是隱藏的,甚至處於休眠狀態,而「空巢期」是發掘隱藏之恩賜的最佳時機,帶來第二次機會,培養自己、重塑自己、過想要的生活。
     當孩子開始他們的獨立人生後,做父母的除了需要找回丟失的自我外,還需要重拾以前忽略的夫妻之愛,更多地彼此關心、體貼和安慰,建立新的生活規律和情感支持系統。尤其是在缺少了孩子這個共同話題,又沒有了子女這道屏障的空巢期,謹防婚姻觸礁。
     當然,不可忽視的還有健康。空巢期的開始,往往與中年後期、更年前期重疊,因此更多地關注自己的身心,保持良好生活習慣,建構健康生活方式,也刻不容緩,否則難以達成適應新生態、恢復生活掌控力的任務。
     生活適應,需要與環境雙向互動。當有一天,對空巢期情境有了幸福、快樂、滿足的感覺;發現自己能夠自我關心、自我了解、自我認同、自我接納了;體驗到發揮潛能,實現目標,有效參與社會生活的喜悅……生命就又越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空巢症候群

     子女離開,原有節奏徹底改變,家庭生活嚴重失衡,分離焦慮和適應障礙是最初的反應。夾雜著思念、自憐、無助等複雜情感體驗的孤獨感,讓人食不甘味、坐臥不安、心情煩躁,有的甚至失魂落魄…
     其實,幼鳥翅膀硬了、有能力飛出鳥巢覓食,鳥爸爸和鳥媽媽的階段性任務也就完成了,這在自然界再自然不過,但是在人類社會,這卻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依照精神醫學的角度,人傾向於「維持現狀」;非得面對新的變動時,才會願意「調整與適應」。
     空巢期前,父母將生活的大部分時間,用於撫養孩子,供應他們各方面的需求。孩子們的需要是如此之多,以致父母往往忘記了自己的需要和人生方向。一旦空巢期降臨,作為照顧者的角色不再,會突然間發現很難把握和導航自己的生活。
     由於難以調適空巢衝擊,許多父母經歷到強烈的寂寞與孤單,愈是和孩子親密的父母所經歷的失落感就愈大。特別是那些有分離焦慮、畏懼改變的全職爸媽,面臨退休、失業或更年期,擔心子女沒準備妥當的家長,更易出現憂鬱、酗酒、自我認同危機等「空巢症候群(Empty Nest Syndrome)」。
     每個人哀傷的過程不一樣,有些人時間會持續很長,像經歷失去一個孩子那樣。很多年前,曾有一個女病人因孩子高飛而失落了人生目的,跌入深深的憂鬱裡,不得不尋求專業輔導,學習為自己的人生目標,而不是孩子的人生目標,重新融入生活。
     如何可以避免陷入「空巢期症候群」的陷阱?最好的辦法是未雨綢繆,建設失落階段的支持系統:提早做好空巢的心理準備,與子女討論未來;裝備子女,訓練其獨立生活的能力;為自己列出下半輩子的夢想清單並努力實現,如回到學校去為以後要開始的事業而學習,或發展一個可以持續享受的愛好;增進與配偶的感情;與其他空巢族交流、取暖……
     不要忘記,重中之重,是要建立人生信仰,親密與上帝之間的關係,把一切難題交託給祂!

放手是種勇氣

     子女長成離家,父母除恢復二人世界外,親子關係也需調整——以成人對成人的關係互動。
親子張力
     子女越是追求獨立自主,就越是要擺脫父母的掌控,但是很多家長卻會忐忑不安地想:是不是晚一點再讓他獨立比較好?於是時刻擔心孩子的安全與健康,恐怕他們照顧不好自己,結果反令親子關係充滿衝突的張力。
     父母都希望自己吃過的苦不要再讓孩子嚐,但過度保護反而延遲他們的成長。既然沒人能陪子女一輩子,何不早些放手讓他們獨立?研究也證實:不管孩子多大離開家,空巢對父母的影響都差不多;空巢症候群,也與孩子離巢後過得好不好沒有多大關係!
     看來,放手是一種克服家長心病的勇氣。小說家和記者Joyce Maynard曾經寫到:「不只是孩子要成長,父母也要成長。我們多麼想看我們的孩子會如何生活,他們其實也在觀看我們如何生活。我不能只告訴我的孩子要有崇高的理想(reach for the sun),我所能做的是我要自己去行動。」
母親這種病
     網路上流行一個說法:「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你冷』」;「有一種營養不良,叫做『媽媽覺得你吃不好』」……的確,受空巢期影響最大的通常是母親,從懷胎、哺乳,到撫育、教養,再到煮飯、洗衣,無一不是母親親力親為。付出的愈多,牽掛的自然也就愈多,而這種母子依附關係,卻可能在不知不覺間侵蝕孩子的人生。
     日本精神科醫師、作家岡田尊司(OKADA TAKASHI),就在其專著《母親這種病》中描述:有的母親一直把子女當小孩般對待與照顧,依照自我意志支配,連孩子本人並沒有要求的事情都做過頭。伸手幫太多,就變成過度干涉。結果會怎麼樣呢?當然是錯失了孩子自立的良機,犧牲了他們的人生!
     孩子離開家,他們的生活將充滿新鮮的經歷。如果他們的母親多讚賞他們,而不是總去看做得不如意的地方,該多好!所以,母親們,用「空巢」的時間,重新投入自己的生活,去探索、去實現一個新的夢想吧!
弓與箭和射手
     黎巴嫩詩人紀伯倫(Khalil Gibran),在其代表作《先知》中,這樣闡述孩子與父母的關係: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他們是上帝的。
     他們經你而生,但非出自於你,他們雖然和你在一起,卻不屬於你。
     你可以給他們愛,但別把你的思想也給他們,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的房子可以供他們安身,但無法讓他們的靈魂安住,因為他們的靈魂住在明日之屋,那裡你去不了,哪怕是在夢中。
     你可以勉強自己變得像他們,但不要想讓他們變得像你。
     因為生命不會倒退,也不會駐足於昨日。
     你是一具弓,你的子女好比有生命的箭,借你而送向前方。
     射手看見了在無限的路徑上的標記,用祂的膂力彎曲了你,以使祂的箭射得快而且遠。
     愉快地屈服在祂的手中吧;因為正如祂愛那飛馳的箭,同樣祂也愛強固的弓。
     可見,讓箭:兒女,飛得又快又遠的,不是弓:父母,而是射手:上帝。一如《聖經‧詩篇》告訴我們的:「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一二七篇3-4節)

策劃與撰稿:秦黃業玲、雷競業、Lena Huang、柯津雲、朔方、周生智、周天駒、勞伯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