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治療師的獨白

     我很少會分享在輔導室裡面的經驗,但,最近卻有點感動,想寫一些有關憂鬱症的東西,而接二連三的個案,更助長了我這個想法。
     以下的分享不一定能完全代表那些深受憂鬱症困擾的人,但,卻是我在輔導時就所觀察到的點點滴滴而作出的一些反思。對於患上憂鬱症的人,我們必須要予以支持,可是,最終,我們還是要把他們交託在天父的手中。
     她坐在椅子上,金黃色柔柔的晨光,透著窗戶,輕輕灑落在她的髮端;陽光反射在她棕色的髮絲上,也為她環繞著她那股鬱鬱的空氣添上了一份色彩;一個熟識、活潑的笑容慢慢地從她的面上消失;當我試著從那迷濛、淺褐色的眼睛裡找她的靈魂時,憂愁好像濃濃的霧慢慢地蓋過來;當她吞吞吐吐、嘗試把困擾她的情緒用言語表達出來時,我感到一份虛空……
     他沮喪地坐在了無生氣、冷冰冰的螢光燈下;重複又重複地輕撫自己的頭髮、不自然地推動眼鏡;平常滿載著輕鬆和自信的氛圍,今天似乎變得有點暗淡;在他緊鎖的眉梢,遠遠的凝視裡,我抓到他的困惑;在他握緊著那已逝的環境所帶來的安全感時,我看到他的無望……
     我寂靜而漆黑的辦公室裡,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憂傷;好像舊閣樓傳出來陣陣發黴的氣味,讓人緬懷過去,有點兒像期待,有點兒像渴求:重修破碎的心靈、重尋失落了的愛心、重拾遺忘了的感覺。同時,又好像…失望、退縮,無力。雖然我是個治療師,對那些患上憂鬱症的人,我仍然有我的有限。我可以幫他們從不同的角度看事物、幫他們明白他們的處境、教他們不同的應對方法、用不同的詞彙/途徑來表達自己的情緒、發揮自己的洞察力,及處理自己的創傷。我可以把他們轉介給可以處方的精神科醫生,為他們提供一個安全的地方來分享自己的恐懼和憂慮。但,我不能「治癒」憂鬱症,不能治好人的心和靈魂,我不能成為他們所需要的朋友、社區。但我不能做的,基督可以!
     以前有人來徴求我怎樣去支持憂鬱症患者的意見時,我往往會說:看情形。現在,我想我有一些較實際的建議。先問患者:我可以怎樣來幫助你﹖如果他們說:你幫不了我的時候,你可以想一想當你難過時,你希望別人為你做些什麼,然後,就照著跟他一起做。注意,是跟他一起做。你為他做一個湯是一回事,你跟他一起弄這個湯,又是另一回事。
     我希望除了給他們輔導,為他們提供資源,熱線外,我能做更多。我盼望我能在他們身邊,讓他們相信,他們是值得其他人花時間在他們身上的;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價值,讓他們明白生命是有目的和意義的。我盼望我能提醒他們,他們的被造是奇妙的。我盼望我能為他們所成就的每一件事歡呼。我盼望在他們有需要的時候給他們一個擁抱、在黑暗狂風暴雨的晚上,和他們一起哭。我盼望當他們需要地方居住時,能幫他們付房租。但我做不到。
     然而,唯一可以在黑暗中向他們伸出援手的人,是你!你對他們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治療以外,你和他們是有關係的,你是他們的鄰居、兄弟、姐妹、爸爸、媽媽、親戚、伯伯、姨姨,同事。你在課室、雜貨店、教會、工作間都會看到他們。你可以成為基督的使者,也可以成為基督愛的出口!
     有一個文士來,聽見他們辯論,曉得耶穌回答得好,就問他說:「誡命中哪是第一要緊的呢?」耶穌回答說:「第一要緊的就是說:『以色列啊,你要聽,主我們神是獨一的主。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 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了。」(馬可福音12:28-31)
     「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拉太書6:2)

(註:如果你患上憂鬱症,並經常有自殺、殺人,及傷害別人的想法,請立刻撥打911,或到附近的急診求助。如果你身邊有人有自殺的念頭,請致電防止自殺協會求助1-800-273-8255) @

◎秦旨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