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煩

 

經文: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

今年3月,新澤西、紐約、康涅狄克,和德拉瓦州的醫學會主席,共同發表聯合聲明:非醫用大麻合法化,既不能為病人提供最有效的治療,也不能為州政府帶來最大的收益……我們非常擔心,因為時至今日,還沒有足以證明大麻的安全性,以及支持大麻可供消閒之用的科學證據及研究!

虛幻的幸福感

從19世紀未到20世紀,大麻一直被視為毒品。聯合國在1961年推出的《麻醉品單一公約》,是世界第一條把大麻列為禁品的國際條約。

 

窮人的毒品

     大麻因種植加工易,所以較為普及廉價,故有「窮人的毒品」之稱。據聯合國《2014世界毒品報告》,大麻是全世界最廣泛被濫用的毒品。2012年全世界約有1.25-2.27億人吸食大麻,其中約九分之一的吸者成癮。

     大麻屬蕁麻目大麻科草本植物,是最古老的有名致幻物。根據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的研究,大麻含有400多種化學成份,其中60種歸為大麻素,包括大麻二酚(CBD)、大麻酚(CBN)和四氫大麻酚(THC)。THC是主要有效的化學成份,也是對大腦影響最為嚴重的物質,它的含量是製定大麻強度的標準。

     長期服用大麻類藥物,會直接影響大腦神經系統,吸食者會出現焦慮、恐慌、性格改變;停止吸用後,會出現的反應包括:震顫、出汗、噁心、嘔吐、腹瀉、激動、煩躁不安、厭食、失眠、體溫下降,甚至寒戰、發熱等。

 

身體的戕害

     吸食大麻後,THC令神經元更活躍,多巴胺數量上升,產生夢幻意識,感官、思考功能異常;在對時空、顏色等產生的錯覺中,感到「幸福」或精神鬆弛。這種虛幻的幸福不但瞬時即滅,且會損毀生命。

     成人正常心率為每分鐘60~100次,吸食大麻2~15分鐘內,THC會導致心跳加速,最高可達到每分鐘140~150次,且可持續三小時,從而誘發或加重心血管病患的症狀。長期吸食大麻,還會引起氣管炎、咽炎、氣喘發作、喉頭水腫、口腔腫瘤等。研究顯示,大麻吸入後,經熱解作用,比煙草更具致癌性。一支大麻煙對肺功能的影響,比一支香煙高出10倍。

     動物試驗證實,大麻酚可損傷細胞和體液調節,使人易受病毒、細菌感染,這也是大麻誘發和增加原有疾病症狀的原因之一。長期吸食大麻,會導致男性精子數量減少,女性孕激素分泌降低,甚至停止排卵。如果孕婦濫用大麻,會影響胎兒出生後的行為和發育。

     過量吸食大麻,會令肌肉張力鬆弛,平衡功能出現障礙,站立不穩,雙手震顫,失去駕駛機動車和操控機器的能力,引發傷亡和經濟損失;還會造成神經障礙、意識不清、焦慮、抑鬱、產生敵意衝動或自殺意願。THC和精神分裂症有密切的關連,可誘發精神錯亂、偏執和妄想;濫用大麻,可使大腦在短時間內智力嚴重下降,削弱記憶力、注意力,和判斷力。

 

社會的混亂

     大麻對人體的影響,還有許多未知領域,但可預見的是,相關的車禍和犯罪將不斷發生。我們是否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面對放鬆大麻規管之後的美國社會?

     前白宮毒品專家Kevin Sabet表示:大麻不但影響人體的反射和反應,同時也影響人對距離的判斷力。美國AAA統計數字顯示,死亡駕車事故中,與吸大麻有關的比例正逐年遞增:2013年是8%,2014年升到17%。加拿大大麻合法化當日,警方就在推特上貼出一張$672的罰單:有人剛買到大麻後,就開車上高速公路,然後邊開車邊吸大麻……

     任何藉物質帶來的神經刺激,都不會為人類帶來長久、發自內心的真正快樂,因為它並不能真正解決個人正面對的問題,也不會使人變得剛強,它只能給人一種幻象,一刻虛擬解脫,使人不斷地在尋求更強烈的刺激,最終淪為病態中人。

 

逃離死亡的網羅

 

     圍繞成癮現象最為人知的實驗之一,就是把老鼠放入有一份普通淡水,一份兌海洛因水的籠子裡,以觀察它的反應。實驗顯示,老鼠只要一嚐到含海洛因的水,就會連電擊也不顧,一遍又一遍地跑回去喝那含海洛因的水,直至餓死、累死和撐死為止。

 

生理機制

     成癮的生理機制,是透過大腦的獎勵系統,促使多巴胺超量釋放,讓獎勵通路持續興奮,帶來強烈的愉悅感,如:古柯鹼可讓多巴胺不斷積累;冰毒可促進釋放多巴胺;尼古丁和鴉片類藥物會中斷多巴胺抑制機制等等。可是過量的多巴胺,除了讓人感到快樂外,還會改變神經元的基因表達,催生出更多ΔFosB因子,使人對多巴胺的反應變得遲鈍,必須有更強的刺激才能滿足!

     只需短短幾個星期,原本能讓人「快樂」的東西,都會變得索然無味;只有不斷地增量升級,才能滿足神經系統的需求。這也是為何在戒毒醫院裡,經由大麻而沾染其他毒品的戒毒者比比皆是的原因!香港晨曦會負責人強調:吸大麻,就是通向吸毒的門戶!在晨曦會的戒毒者,80%的都是吸過大麻的人。

     當人一旦停止攝入,就會陷入生不如死的痛苦中,也就是染上毒癮。一個世紀以來,根據成癮的生理機制所進行的戒毒方法,幾乎全部失敗:走進醫院戒毒,走出醫院復吸,不斷地循環,其因何在?

 

心理根源

     1981年,加拿大心理學家Bruce K. Alexander,在《精神藥理學》上發表論文,報告他針對成癮現象所進行的另一個著名實驗:老鼠樂園。他在符合野外生活環境的實驗區中,養殖了16-20隻老鼠,那裡食物充足,空間廣闊,老鼠可以遊戲、交配,自由選擇普通水和加嗎啡水來飲用。結果:無論老鼠之前有否染上毒癮,只要住進樂園,都不會刻意去喝嗎啡水。Dr. Alexander的結論是,哺乳動物對藥物產生強烈依賴,並非生理反應,而是面對痛苦、隔絕的環境時產生出來的一種適應行為。

     實驗提醒我們,在毒品問題上,生存環境這個重要變量是不能忽略的。Dr. Alexander認為,活在愉快舒適的環境中,內心情感獲得滿足,就不會需要靠嗎啡等物質的刺激;人之所以被毒品控制,其實是為了逃避環境與生活,因此,毒癮之所以難以戒除,不是因為生理所需,而是因為精神的依賴。

 

健康生態

     擺脫不健康生態的唯一途徑就是建立健康的生態,但在病態文化充斥的當今社會,如何去營造一個快樂、健康,和友愛的環境呢?因此當戒毒機構幫助成癮者戒除毒癮,使之回歸社會後,絕大多數的人又會重新陷入對藥物依賴的環境:在人際關係中受到傷害、被孤立,被生活打倒。復吸成為不可避免的結局。

     《約翰福音》記載,人們相信「畢士大(Bethesda)」池泉水湧動時,第一個下到水裡的人就能得醫治;有個不能行走的病人,卻枯等了38年也沒得著醫治,因為他無法走到池裡,也沒人幫他。直到耶穌來到他身邊,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就好了,拿起褥子走了……

     肉身的需要,受生理條件限制而有極限;心理慾望卻無止境,即使得到滿足,也無法驅走空虛和孤獨;與其把希望寄託於外在的環境,不如從根源著手,改變心靈。只是人都是軟弱的,就好像那在池邊枯等38年的病人,沒有行動的能力。唯有信靠基督,才可以得著能力。因為衪是神,祂可以成就比戒毒更難的事。在衪裡面,我們可以獲得尊貴的身分、修正價值的標準、確立人生的目標、得著情感的滿足、

     獲香港十大傑出青年榮譽的陳慎芝牧師,是個曾吸海洛英、加入黑社會、販毒、染上毒癮、入獄的不法份子。但因福音戒毒成功,成為基督徒,並立志要以生命來影響生命,幫助江湖兄弟改過自新,協助青少年戒毒。陳牧師回憶:「法官問我,如果給機會讓他(李兆基,另一位改過自新的典範)到你的戒毒所,可不可以保證他兩年內不吸毒?我說不可以。不過法官大人,如果他可以在我那裡『信耶穌』,不要說兩年,10年、20都可以!」

     敬畏上帝,是人找到生命泉源,逃離死亡網羅的唯一出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