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者言

     3月29日,我在紐瓦克國際機場轉機。等候之際,在航站四下遊蕩。忽然看見一個擦鞋站,標價「擦鞋5元,擦靴6元」,儘管便宜,但卻冷清清地沒人光顧。因為我離登機時間尚早,自己的皮鞋有點骯髒,就決定把鞋擦一擦,體面體面。

………………………. 時代變遷

     師傅是個四十來歲的婦人,身穿深藍色制服。婦人見到我,非常高興,更禮貌地與我閒聊。我問她生意好不好時,婦人說我是她的第一位客人。我問她甚麼時候開工,她說:「9點,我是上早班,8點半就來了,下班後得回家照顧女兒。」 問她何以生意如此清淡?她說星期五旅客雖多,不過多半是在回家路上,不需擦鞋,也沒時間擦鞋。不是趕著回家的旅客,多是為了渡假,所以多穿球鞋、拖鞋,自然不需擦鞋了。有時一天只有一、兩個客人。
     她說紐瓦克機場有三個擦鞋站,在咖啡總店對面的那一家生意最好,在另一個 航站的最差。她又說現在的便裝旅客愈來愈多,穿皮鞋的人愈來愈少,擦鞋的生意很難做。

………………………. 鞋的故事

     鞋的起源很早。據《漢語大字典》的定義,鞋是穿在腳上,走路時著地的東西,沒有高筒。高筒的皮鞋稱為「靴」;鞋是「革」字部,意味著早期的鞋是用皮革做的。皮製的鞋稱為「履」,草做的稱為「屝」,麻做的稱為「屨」,木做的稱為「屐」。最早出土的鞋子約有六千年的歷史,我國商周期間已有穿鞋的制度,到漢朝卻變得更講究,比方朝服穿靴,燕服穿屨(朝服是官員上朝時穿的禮服,燕服是平日閒居時穿的便服)。現代人並沒有這些規矩了。
     古時,人多在泥土地上行走,鞋子不免沾滿污穢和塵土。當時到別人家裡,不必先擦鞋,但卻需要脫鞋、洗腳。所以摩西在西奈山與上帝面對面的時候,上帝叫摩西把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他所站的是「聖地」,也喻意摩西作為祂的器皿,必須要是潔淨的。如今回教徒進清真寺時,仍需脫鞋。現今在許多,如:伊拉克的中東國家,拋鞋打人是極度的污辱,皆因鞋子是污穢的。
     2008年12月,美國總統小布殊訪問伊拉克時,記者柴迪(al-Zaidi)在記者會上,曾向他丟鞋以侮辱。有關他的行為,在《聖經》裡有此描述,「摩押是我的沐浴盆(也作洗腳盆),我要向以東拋鞋。」(《詩篇》六十章8節)摩押、以東,是以色列的鄰居,向他們拋鞋是輕蔑他們的意思。《馬太福音》中記載施洗約翰說:「我就是給祂提鞋也不配。」當時提鞋是極其卑微的工作,施洗約翰說自己實在微不足道,連為主耶穌提鞋也不配。

…………………. 擦鞋工二三事

     我問她是從哪裡來?她說廿年前從巴貝多(Barbados)移居美國,有三個孩子,家在Jersey City,可是房租愈來愈貴,負擔不起,想搬家。她問我要往哪裡去,為甚麼穿皮鞋?
     她擦鞋的功夫很了得。其實,對我擦皮鞋,我也有一點心得。大學畢業後,在軍中服役時,學會了一手燙衣服、擦鞋子等皮毛的功夫。眼前這位師傅一出手,就是個受過訓練的專家。她先用毛刷把鞋子刷一遍,除去鞋面上的灰土,再用濕毛巾把灰垢擦乾淨,然後塗上一種馬鞍皂(皮革清潔皂),做進一步的清潔,接下來塗上鞋油(shoecream)來保護皮革,最後上一層鞋臘(shoewax)沾一點點水,之後再打光。她拍拍我的鞋子,滿意地點點頭說:「好了。」
     其實,擦鞋師傅的收入,基本上是來自客人給的小費,至於公司方面,就視乎要價抽取多少錢,比方公司要價6或7元,客人給10元,他們可得3、4元的小費,若要價8、9元,客人同樣給他們是10元,小費變相少了,收入也相對少了。最糟糕的情況是公司要價5元,客人給他們5元,再找些零錢做小費。
     最後,我拿出一張10元鈔票說:「給妳,不用找了,謝謝。」,隨即她回應道「非常感激,上帝祝福你。」對我而言,這不是小費,而是學費。我帶著她的祝福,穿著閃亮的皮鞋,走向閘口候機。正如經上所記:「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

◎黃小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