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數據說話 & 爸爸的痛和盼望

   

 大麻合法化貽害最深的當屬青少年。他們對社會認識不足,缺乏自制力,易受誘惑,加上一些誤導,視吸大麻和致幻劑為時尚,更以此為反傳統、反權威的標誌,卻不知背後要付出多沉重的代價!

     科學家在大腦掃描中發現,大麻對青少年的大腦結構和發育做成的影響,不容忽視,更有可能增加患精神疾病的風險。其實,這也是醫生們的最大關注:大麻潛在的「重大損害」,除了在受大麻影響下開車造成意外事故,及造成和惡化心理健康問題以外,還有對青少年腦部發育的負面影響!

     美國國家藥物濫用研究中心(NIDA)的研究表明:30%的成年人,在使用大麻後會出現失序(Disorder)狀況;18歲以下的青少年的失序率,比成年人高幾倍。9%的成人吸食者,會在停用大麻的一至兩週內,出現藥癮戒斷症(Withdrawal Syndrome),而青少年的比率則高達17%。

     在美國娛樂大麻合法的第一個州科羅拉多,丹佛公共衛生局的報告指出,大麻對青少年的危害,體現在學習障礙、記憶力衰退、數學和閱讀分數偏低上;吸麻的孩子更易染上酒癮、煙癮或其他毒品,也常引發精神問題。

     研究人員發現,華盛頓州娛樂大麻合法化以後,大學學生的成績開始下降,D和F級的比率增加近7%;即使在大麻藥用合法的州份中,由於醫用大麻己經「透過合法使用的患者或藥房,流入非法使用者手裡」,大學生用於教育活動的時間,比嚴禁大麻的州份的學生少20%,而娛樂活動時間卻多出20%。

     美國國家衛生總署,從1975年開始對4.3萬學生進行追蹤調查,於2017年12月公佈的研究報告顯示青少年每日使用大麻或電子煙的人數已超過吸煙的總人數;在8、10、12年級受訪者中,23.9%表示吸過大麻;越來越多的學生使用電子煙來吸食大麻。

     在加拿大,家庭醫師學會(CFPC)、醫學會(CMA)、皇家醫師與外科醫師學會(Royal College)等不少反對大麻合法化醫療組織,均認為大麻有害人體健康,不應該全面合法化、讓人有更多機會持有或使用。大麻對嬰兒、兒童與少年大腦發展有嚴重傷害,因為大腦的發展一般會持續到25歲,越早吸食大麻,對大腦的損害就越大!研究亦證實,孩童時期吸食大麻的學生其輟學率為沒有吸用者的兩倍,不但如此,他們到了成年期,認知與心理發展都受到很大的傷害。

     顯然,預防子女吸大麻,已成為每位家長的嚴峻課題!

 

爸爸的痛和盼望

開始和惡化

     兒子應該是從高中開始吸食大麻,到如今已經差不多10年了。上高中的第一天,他就不想上學了,因為不能和初中的朋友在同一所學校,加上我和他媽媽長期以來的不合,跟他比較親的媽媽在開學前離家。

     他逃課出來以後,在學校門口遇上一些壞人主動跟他搭訕,給他煙抽。免費煙抽了一陣子,他就開始用自己的零用錢,一支一支地買,一支一支地抽。

     高中期間,他有嘗試吸大麻,但,真的發現他抽大麻,是高中畢業,他開始工作賺錢以後。起初,我並不知道那是大麻,但是,總覺得他有點不妥:眼睛總是矇矇的,打不開,神情傻傻的,說話語無倫次,有時候會突然衝出門,而且身上有種不好聞的味道。他開始偷錢,偷家人的錢,並透支銀行的帳號,弄到帳戶被凍結。媽媽也許是因為內疚,因為心疼,想要補償,總是幫忙把透支的錢還上,給他重開帳號。

     他就這樣,越抽越厲害,同時也吃其他的興奮劑,如:止咳水、止痛片等。大麻不夠力時,他去買那些加過工、更強烈的來吸。有時候,因為錢不夠,就在街上買一些來路不明、不純正的大麻。一次他吃了一種叫K2的毒品,當場暈倒在街上,被送進醫院。

 

無知和無奈

     我剛開始時不知道大麻的毒害,只覺得在美國社會,偶爾吸吸大麻,當作娛樂是很正常的,不會太嚴重,就沒有深究。後來才知道其實大麻不僅會影響大腦的運作,而且長期食用會損傷大腦,特別是對年輕人。可是除了罵,叫他不要再抽以外,也想不到其他辦法來攔阻他,幫助他戒掉。為生計,要上班養家,也不能天天在家守著他。而且怕他為了要錢買大麻而跟不法之徒做壞事,所以不敢完全不給他零用錢。到他自己可以工作之後,就更加管不了。他倒卧街頭之後,因為怕他再去買那些不純正的大麻,有兩三次,我甚至自己開車送他去販子那裡買。

     兒子常處在憂鬱的狀態中,很自卑,沒有一點自信,終日躲在家裡打遊戲機度日,功課就別提了,工作也做不長。他離不開大麻,是因為大麻可以讓他得到片刻的興奮,也就是所謂的「(high)」,以逃避心裡的焦慮和憂鬱,但是high過之後,就更憂鬱、更焦慮,這樣他又更想要用片刻的high來逃避現實,就這樣地惡性循環,越來越糟。

     他試過用刀割自己,威脅著要自殺。從17歲開始,他就不停地進出醫院,城裡的醫院,他都幾乎住過。去年底,他一次吞了200粒止痛片,被送進醫院,住了一個月。但是每次住院,基本上只是用藥來使他鎮定,卻很少正面幫他去處理他的心理問題,從醫院出來不久,他又打回原形。

 

相信和盼望

     我是個基督徒,我很清楚知道只有上帝才能救我的兒子。我用盡各樣的方法:在家裡和他一起讀《聖經》;帶他上教會;帶他到福音機構當義工;送他到福音戒毒村……可是,不到一個星期他就自己跑回家不肯再去了。我努力地和妻子和好,因為我知道父母的關係對兒子的影響是很大的……

     雖然, 我還沒有看到兒子徹底得醫治,但是我不會放棄;雖然,我仍處在艱難中,常要奔忙於照顧兒子和工作之間,甚至經常到醫院,還要面對經濟的壓力。但是,我堅持為兒子禱告,因為我相信,上帝是獨行奇事的拯救者,祂一定會救我兒子脫離這引向死亡的「大麻」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