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伯林 脫歐僵局的根源?

     英國脫歐弄得保守黨政府進退失據。到首相文翠珊甘願違背之前誓不更改北愛爾蘭「最後擔保」(Backstop,下稱擔保)的原則,才能勉強得到過半數下議院議員支持她與歐盟的退歐協議,條件是要她與歐盟重新商討北愛與愛爾蘭共和國邊境的貨品檢查問題。可是,歐盟隨即表明不會重啟談判。這顯示目前令雙方爭持不下的關鍵就是北愛邊境問題。

何謂最後擔保

     所謂的「擔保」是指脫歐協議在原定的2019年3月29日生效之後,英國與歐盟將會踏入一個過渡期,以便商討及達成最後的貿易條約,若在過渡期內條約未能落實,目前的協定是北愛與愛爾蘭的邊境貿易將會按歐盟的規則自由往來。這看似實際的折衷,卻有機會導致英格蘭、蘇格蘭或威爾斯這些英屬國家出口到北愛的貨品,要按歐盟規例檢查才可進口,問題便提升至國家主權的層次。這也是國會議員爭吵得面紅耳赤的主要原因。可是,我和生於英格蘭的同事談及「擔保」時,他們幾乎都是不太在乎北愛是否與英國擁有同樣的關貿條例;甚至北愛的農民也表示接受「擔保」帶來的無縫貿易。看來這是政治蓋過民生的議題,而政客所擔憂的是「擔保」可能衝擊到得來不易的愛爾蘭和平進程。要了解這一點,就要先了解一下其中的歷史背景,當中最關鍵的城市不是北愛的首府貝爾法斯特,年份也不是受難節協議的簽署年份1998年。我認為1916年的都柏林才是整個愛爾蘭問題的轉捩點。

復活節起義到立國

     1916年的復活節,一直希望愛爾蘭從英國獨立的起義軍在都柏林起義,僅六天便被英軍平定,並將大部分起義領袖處決。本來愛爾蘭人民也不支持以武力獨立,可是英軍的手段殘暴,485名死者中,竟有一半是平民,遂使獨立之志越燒越烈。而其中一位領袖能避過槍決,原因眾說紛紜,有說因他是美國公民,也有說是英國政府安撫人民之舉。姑勿論原因為何,這位華理拉先生兩年後帶領新芬黨在大選獲得壓倒性勝利,並單方面宣布獨立,愛爾蘭獨立戰爭一觸即發。1921年停火,英愛政治領袖達成協議,容許島內32個郡中的26郡成立愛爾蘭自由邦,即愛爾蘭共和國的前身;另外的6個郡成了被分割出來的北愛。後來北愛的愛爾蘭共和軍謀求統一全島,在北愛及英國本土施展恐怖襲擊,間接促使北愛各政黨與愛爾蘭及英國政府達成受難節協議,確保北愛和愛爾蘭承認對方為不同的主權國,並致力謀求和平統一。以上事件便是「擔保」之兩難。一方面要履行謀求和平統一的承諾,故不能因脫歐而重設邊境,即所謂阻礙統一的硬邊界;另一方面則是「擔保」所帶來的主權問題。

環市觀光

     政治與歷史說得太多,遊歷才是初心。愛爾蘭問題上舉足輕重的城市是首都都伯林。暢遊此城最好的起點是位於O’Connell街的郵政總部,這裡也是復活節起義領袖栢雅斯宣讀共和國宣言之地。遊客可以在此登上市內的觀光車(www.bigbustours.com/en/dublin),也是最便於遊市的交通工具,因它的38個落點中不少是遊市必經之地。建議先乘首班藍線列車到聞名於世的健力士黑啤廠,沿途可看到拉菲河旁的商業區並多道以國內名作家冠名的橋、國內最著名的三一學院、滿有文化藝術氣息的潮點Temple Bar,以及基督大教堂等名勝。若有心進酒廠參觀,請先在網上訂票,省時又省錢,票價包括讓觀眾自斟自酌、一杯從廠內釀製的黑啤,以及在頂部的觀光樓內鳥瞰市內全景。往西走20分鐘或乘上述的巴士便可到達從前英國政府收押不少獨立運動政治犯的Kilmainham監獄,監獄在愛爾蘭獨立後停用,現為博物館,華理拉也曾被禁於此。

文學之城

     參觀監獄後有兩個選擇,與小孩同行者可考慮乘紅線到鳳凰公園及動物園,不然,可乘藍線到嘉斯拿勳公墓參觀。想更了解愛爾蘭,更可參加導賞遊來憑弔葬身於此又影響國家發展的偉人,及他們的故事;否則,可再乘藍線到愛爾蘭作家博物館參觀。這個面積不大的博物館其實是市內的珍寶。愛爾蘭雖是小國,獨立後卻出了四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上生前未能得獎,但身後聲名大作的喬爾斯及王爾德。該館是愛書之人的必到之地。紅藍兩線最後也回到郵政大樓,建議步行到上述巴士所經過的三一書院,在入夜才熱鬧的Temple Bar享用晚膳。@

◎馬日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