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幸福

     自19世紀的第二次工業革命以來,巴黎大城擠入許多從鄉間移居來討生活的人群。他們落腳在狹窄巷弄間的幽黑公寓裡,幾戶人家共住一個單位,生活晦暗不明、焦躁纏身。男人外出打勞力工,女人乳養幼兒,操持家務;家中如果有女兒能錄取芭蕾舞學院,便是萬幸,小女孩能拿微薄薪津回家,對捉襟見肘的家庭,是很大的貢獻。
     在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 1834-1917)的作品《等候》中,一位穿芭蕾舞裙的少女,和一位穿黑衣長裙的少婦同坐長凳上,道盡了時代的悲苦。小女孩彎腰按摩痠痛的左腳踝,解釋了她在青澀的年紀,卻要每日長時間練舞;她面龐微微轉離母親,是逃避剛才不愉快的對話,抑或從經濟而來的壓力?少女穿白色舞衣、後背柔軟的線條,和母親黑色的剛硬線條呈明顯對比。母親的頭微低,眼神無目標地向前凝視,手握黑傘在地上寫字。兩人無奈地在等候……是歌劇院內廳的面試機會?舞蹈學院再次的甄試?無論如何,結果都關乎一家人的生計和夢想的實踐……
     人間的無奈等候,生活前途的未知變數,衝擊著母女兩人的關係。生命共同體的相依與共,讓兩人在乖謬命運的安排下,情緒起起伏伏。少女在生理時鐘的推進下,可能想擁有遊戲、交友的自主;但逼於家計只有屈服。少婦在家庭責任的重壓下,慶幸女兒有額外收入,甚或希冀女兒成名後,可以麻雀變成鳳凰,家人從此脫離幽暗的斗室,掙脫貧窮的枷鎖。少女靠著意志力,培養勝過群芳的本事;少婦堅信自己,有鼓動女兒勇往直前的耐力。殊不知,人心中的苦悶和對未來的恐懼,卻只有慈愛的天父可以消除。
     德加是一位性情孤僻、桀驁難馴的人,得罪了許多愛護他、欣賞他才華的朋友;也因為追求完美的性格,導致他不斷追求專業繪畫技巧上的突破,在構圖設計、色彩應用和情感表述上,都留下經典作品,不愧為印象派大師。
     無論是德加自己、畫中的人物,或是社會上各行各業的人,無不在盡自己之所能,追求個人和群體的幸福。這幅母女畫像提醒我們,是否在追求幸福的時候,忘卻了更重要的東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家人的彼此愛護、尊重和諒解?@

◎理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