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五斗米

韓國MBC連續劇《特別勞動監督官趙常風(Special Labor Inspector Jo)》,在輕喜劇的詼諧色調下,藉無處不在的對比手法,彰顯善與惡的生死對決,甫一播出即以話題性高倨收視率榜首。 10月,又摘取第14屆首爾電視劇大獎的最佳男演員獎。
折腰不折腰?

     在《箴言》中,利慕伊勒王的母親教訓他:你當為不能自辯的開口,為一切孤獨的伸冤。你當開口按公義判斷,為困苦和窮乏的辨屈。(參三十一章8-9)對於握有權勢的君王,踐行這一教導或許不難,但對於草根平民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劇中男主角趙鎮甲,綽號趙掌風,本是高中體育教師,就因為替被霸凌的學生出聲而付出沉重代價:在權貴把持下,法庭反將受盡欺辱虐打的學生送入管教所,而鳴不平的他也帶著「暴力教師」的污名被趕出校園,妻子更怪他愛學生不顧家人而離婚……在這一回合中,他是徹底的失敗者,而且輸得一乾二淨!
好不容易,才在第33次公務員考試中及第,翻身成為勞動部勤務監督官。為讓得來不易的鐵飯碗風雨不動穩如山,他過了六年照本宣科的太平日子,直到舊日學生找他鳴冤。調查僱主是否違反勞動基本法本是他的職責,他也身居特殊司法警察的職位,但他此時比做老師時更明白世情:個人與公司對抗,贏的概率極小;案子就算到了法院,也要等上一年半載;即使勝訴,賠付更是長征!
     保飯碗,還是護正義?這次所要面對的是黑心企業,而且還有看不見的後台老闆……一番痛苦掙扎,他選擇了後者,並且打了一場「小人物崛起、大人物覆滅」的勝仗!在與劇中人一同酣暢淋漓之後,不由思想:是什麼迫使人為五斗米做折不折腰的抉擇?

一杯有毒的酒

     五斗米,是中國晉代縣令的俸祿;折腰,比喻人為利祿而失氣節,典出《晉書‧陶潛傳》。陶潛即寫下「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之名句的陶淵明,他做縣令時遇索賄官吏來巡,詩人豈肯鬚眉折腰事權貴?拋下一句: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裡小人邪!掛冠求去。
     到了1,600年後的今天,即便是民主化了的南韓,以權謀私、以勢壓人仍然猖獗,甚至不公不義的利益集團愈發變本加厲地脅迫欺壓在他們權勢之下的人。在劇中,趙掌風奮力抵抗的對立面「明成集團」,從會長崔瑞拉(母)到社長楊泰洙(子),眨個眼就能把人開除;再到隱身控股人、國會議員楊仁泰(父),暗中圖財害命。
     他們藉政商家天下與商匪黑社會擴展利益王國,以監聽監視等非常手段,尋找權勢者中可下蛆的有縫之蛋,使之成為自己的爪牙;同時,封殺所有真相,並對不合作的知情者或揭露者,像碾死螞蟻般施以暗殺……但是他們忘了,上帝察看一切!而且「祂要憐恤貧寒和窮乏的人,拯救窮苦人的性命。」(《詩篇》七十二篇13節)
     驅使楊泰洙父母喪心病狂的,是貪得無厭的慾望。他們攫取,抓住,終究得到了什麼?縱然一時得逞,終究兩手空空,一個不落地成為獄中囚徒!助長他們肆無忌憚的,是手中的財權政權。權力,是有毒的酒,顛倒一切困苦人的是非,讓人忘記律例、長醉不醒!

凝望深淵

     除了與明成集團的正邪對壘,趙鎮甲還與昔日學生禹道河有激烈交鋒。10年前,學生對老師說:長大後,這世界能有什麼變化?老師來改變試試!你要是能改變它,我就信你的話;如果你能行得通,我也會改變……但老師失了業,於是他選擇了依附同學楊泰洙,認定有錢才會有力量,有力量才不會被欺負。
     禹道河與楊泰洙的不同在於,良知尚存。 「誰願意活在楊泰洙這種人的蠻橫世界裡?因為沒有力量,才寄生在那種人身邊;因為贏不過他們,才一直忍耐!」因此他也不失時機地匿名幫助趙鎮甲:「我只是希望像老師這種人也能贏他們一次。我想像老師這種人也能勝利的世界。」
     悲劇在於,他同時屈服於世界的法則:「飯碗被搶了,不能愚蠢地打翻飯桌,而要站到對方的頭頂上再搶回來;尊嚴被踐踏了,就爬到更高,別人無法觸及的地方,踩踏下去!」為此,他一路「偶爾踐踏人,偶爾被踐踏」地成為明成集團的王牌精英律師。現在,他距心中的目標——將明成據為已有,永遠擺脫「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命運,僅有一步之遙了。
他對老師說:我們的生活,是各自在進行著各自的戰爭。這場戰爭沒有對錯,總有一個人會贏,一個人會輸。我站在贏面,而老師站在輸面。真的沒有對錯,只有輸贏?不然。趙鎮甲為弱勢群體代言,伸張社會正義;禹道河為自己「討公道」,膨漲個人野心。記得盧梭說過:邪惡進攻正直的心靈,從來不是那麼大張旗鼓的,它總是想法子來偷襲,總戴著某種詭辯的面具,還時常披著某種道德的外衣。
     我們身上同時住著天堂和地獄,因而既趨向上帝也嚮往撒旦;若有任何藉口給魔鬼留地步,就會在未達到目的地之前,被蛻化變質為邪惡。尼采不也在他那本《善惡的彼岸》中,以讖語般的口氣,深有體會地警示: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將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亦將回以凝視……@

◎朔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