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與反思

     10月2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ilson Center),就「很大程度上決定21世紀命運的話題」發表了重要演說,將世人目光再次聚焦美國面對的挑戰。
修昔底德陷阱

     21世紀進入第二個10年之初,曾擔任雷根總統國防特別顧問及柯林頓總統國防計劃助理部長的哈佛大學學者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Tillett Allison, Jr.),在其著作《注定一戰:美國和中國能否擺脫修昔底德陷阱》中論述:來自蘇聯的恐懼已成過去,現在是中國世紀;崛起國和霸權國之間的衝突,必然且不可避免。
     修昔底德(Thucydides)是古希臘史學家,他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中,詳細記錄了發生在公元前431年、以雅典為首的提洛同盟及以斯巴達為首的伯羅奔尼撒聯盟之戰,並認為戰爭之所以無可避免的真正原因,在於雅典勢力的日益增長,由而引起斯巴達人的恐懼。基於這一史實,阿利森提出「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理論,引起政治理論家的共鳴。2015年9月,中國主席習近平訪美時表示: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國之間如果一再發生戰略誤判,就可能造成修昔底德陷阱。
     美中力量對比,在21世紀產生顛覆性變化,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彭斯副總統在演講中說:「在不到20年的時間內,我們看到了特朗普總統所說的『世界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財富轉移』。過去17年,中國的GDP增長了9倍多,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國的崛起並不限於經濟。前國會眾院議長金瑞契,在剛出版的新書《特朗普對中國:正視美國最大的威脅(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中描述,中國想成為主導世界的大國。
     這種態勢必定對美國主導的現存國際秩序帶來衝擊,特別是在東亞和南亞、太平洋和印度洋。彭斯在演講中也印證:「如今我們看到從斯里蘭卡到巴基斯坦到希臘的各個港口,都有標明中國所有權的旗幟在飄揚…. 」而一向藉資本輸出傳播價值觀的美國,現在必須面對一個事實:中國已經具有了這樣的實力:不戰而屈人之兵,令美國的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以及學者、記者、運動明星,都「不會積極表達美國的價值觀」。
     從戰略伙伴關係到「戰略和經濟上的競爭對手」,美國是否已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呢?

涼戰打得正酣

     2017年末,美國總統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稱,世界已進入新的大國爭霸時代。哈佛大學國際法教授諾亞(Noah Feldman),藉著作《涼戰:全球競爭的未來(Cool War: The Future of Global Competition》提出涼戰(Cool War)理論:美蘇冷戰(Cold War)是全球範圍對峙,兩種意識形態鬥爭,經貿隔絕;美中涼戰則集中在亞太地區,美中糾結的是民族主義,但經貿關係卻仍很緊密。
     涼戰的特徵體現是:雙方都在採取進攻行動,不停地尋求傷害或削弱競爭對手的機會,造成衝突不斷升級;手段涉及最先進技術,通過網絡襲擊進行幽靈戰爭,在更大程度上改變戰爭模式;可以無限進行卻不引發熱戰,甚至讓熱戰變得不可取、沒必要。從這一角度看,中美涼戰打得正酣!
     彭斯在10月24日的演講中透露:今年7月,聯調局長對國會表示,針對知識產權盜竊展開的1,000項調查,多數涉及中國;今年3月,特斯拉對一名前工程師提起訴訟,指控他在到中國公司工作前,竊取了30萬份自動駕駛系統相關文件;去年12月,司法部透露,黑客組織竊取了10萬名美國海軍人員的姓名、數據及艦船維修信息,給國家安全帶來嚴重後果。
     「這背後不僅僅是企業權利被侵犯、智財被竊取,受到威脅的還包括個人、家庭和夢想,這將破壞整個自由企業制度。」10月28日,美國聯邦傳播委員會主席提案,禁止FCC資金的接收者,與華為和中興等不受信任的電訊供應商業務往來;他認為隨著網絡升級到下一代無線技術,不能忽視試圖透過網路漏洞從事間諜活動、植入惡意軟體和病毒、危及美國關鍵通訊網絡的風險;提案預定11月19日投票表決。
     美國開始強力遏制華為等公司,並敦促盟友建立安全的5G網絡,以避免敏感的基礎設施和數據被控制;被列入「實體清單」的中國高科技公司名單越來越長,中國企業對美科技公司的併購與合作也受到嚴格審查……而中國的區塊鏈技術佈局正風生水起!
     美國,在這場不冷不熱的攻防戰中,是否已經處於下風?
     經濟上相互依賴、地緣政治中彼此競爭的美中關係,極具升級到冷戰甚至熱戰的風險,而雙方無論是誰都不會放棄價值觀。美國如何立於不敗之地?彭斯回顧:美國是因為反抗壓迫與暴政而誕生;美國人相信,所有男女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我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就是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才是制勝關鍵!
     但是,今年最新民調數據顯示,美國基督徒數量在成年人口中所佔的比例都在下降,這正是美國的隱憂。真正讓美國走了二十幾年彎路的,不僅僅是領導人的政治誤判,而是朝野同步對核心價值觀的偏離,以致今日金權腐蝕了民權。但願美國在這決定21世紀命運的歷史的時刻,重新復興信仰,煥發明亮的民主自由之光,並且永遠不熄滅!@
◎宗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