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奇襲 伊朗報復

     1月3日,美軍出動無人機,在伊拉克巴格達機場附近,擊中伊朗「聖城部隊」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和真主黨旅指揮官穆漢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座車,引發伊朗報復。

蘇雷曼尼其人

     外界普遍認為,蘇雷曼尼是比民選總統更有權勢的伊朗第二號實力人物,支持德黑蘭背棄伊核協議;是在中東最有影響力的戰地指揮官和軍事戰略家,於敘利亞內戰中策劃和指揮軍事行動,助阿賽德政權起死回生;在什葉派盟友中具有近乎神話般地位,協助伊拉克趕盡IS,收復失地……2017年,入選《時代》雜誌百位最具影響力人物榜。
     但在美國,蘇雷曼尼在歐巴馬執政時代即被列為恐怖份子。1月7日,特朗普表示:「他死了,不再是怪物了。這對許多國家來說是件好事。他正計畫對我們和其他人發動非常大的攻擊,而且會是非常糟糕的攻擊。我們阻止了他……」13日,國務卿龐培歐將狙殺行動稱為「震懾伊朗大戰略的一部份」,搶在敵人陰謀發生前先發制人,使之了解你有能力付出代價且願意這樣做。
     英國電訊報報導,英國空降特勤隊早在2007年就欲狙殺蘇雷曼尼。英國首相強生表示,蘇雷曼尼曾在中東地區造成一系列紛亂,破壞地區穩定,導致數千無辜人民和西方國家人員死亡,「對我們大家的利益構成威脅」,現在死了不足嘆。

伊朗誤擊客機

     伊朗則把蘇雷曼尼塑造成殉難英雄,最高領袖哈米尼在其靈柩前落淚悼念。他顯然希望利用反美民族情緒,平息兩個月前的民憤——面對示威浪潮,他下達「不惜一切制止他們」的鎮壓令、造成1,500人死亡,卻不料又掀抗議波瀾!
     1月8日,伊朗發起報復美國的「烈士蘇萊曼尼行動」,向美國在伊拉克的空軍基地發射數十枚彈道導彈,並未造成人員傷亡。隨即,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發出通知,禁止美國民航在兩伊空域、波斯灣和阿曼灣上空飛行。新加坡航空和澳洲航空隨後亦改道。
     但是,伊朗卻並未關閉領空。僅僅數小時後,一架烏克蘭民航波音737客機,從霍梅尼國際機場起飛不久意外墜毀,機上176人全部罹難,包括82名伊朗人、63名加拿大人及烏克蘭、瑞典、阿富汗、英國和德國公民。伊朗宣稱失事是技術問題,而烏克蘭則不排除被飛彈擊落的可能性。
     9日,加拿大總理表示,有證據顯示墜毀客機是被伊朗地對空飛彈擊落,美國、英國、荷蘭均持相同觀點;伊朗則聲明「飛彈擊落說是西方國家搞心理戰陰謀」、其航空主管更稱那在科學上根本不可能!直到11日才改口,承認意外擊落烏航客機,立即引發抗議。

政教合一政權

     烏克蘭官員表示,若非發現墜機殘骸留有飛彈攻擊跡象,伊朗勢必隱瞞下去。其實,當伊朗領導人在電視上聲稱:「昨晚,我們給了他們一記耳光」、「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腳已被砍斷」時,即已知己方飛彈真正奪去的,不是他們謊稱的80多名美軍,而是他們不敢承認的176名無辜者的生命!
     客機悲劇,令刻意藉蘇雷曼尼之死凝聚的敵美氣勢,化為烏有。示威民眾高呼:「敵人就在這裡,他們卻欺騙說是美國人幹的」、「這個伊斯蘭共和國扯謊的程度直叫人目瞪口呆」、「獨裁者去死」!國家排球隊長表示「我們悲傷絕望的靈魂已無剩餘能量,去慶祝取得東京奧運會門票。」
     伊朗革命衛隊空軍司令稱,墜機發生後即通知了當局,防空導彈可能擊中一架飛機,但三軍統帥哈米尼與總統羅哈尼都宣稱,直到10日調查工作完成才知真相!至於墜機原因,軍方解釋:客機被誤認為巡航導彈,而指揮官試圖聯繫上級、取得發射許可時,竟發生通訊故障!怎麼解讀,這「通訊故障」都恰巧得可疑。
     既然如此,警方為何逮捕提供視頻者?又動用催淚瓦斯驅散示威人群?更縱容槍手對示威者開火?在政教合一的伊朗,人民是怎樣的一種存在?伊朗影后一語中的:「我們不是國民而是人質,數以百萬計的人質。」

不能隔絕的愛

     可是伊朗,這個看起來動盪、神秘、壓抑,甚至縈繞著恐怖氣息的伊斯蘭共和國,竟是全球基督徒增長最快的國家,從1994年的10萬到現在已達300萬,比過去1,400年裡的基督徒總和還多!
     從1979年神權推翻王權以來40年間,越來越多的伊朗人在失望中感到伊斯蘭教無法回答社會、生活和人民正在面臨的問題,他們在尋找一個新的答案,一個國教給不了的答案,一個在傳統文化中尋不到的答案。最後,在耶穌基督裡找到了!上帝正在伊朗建造自己的教會,聖靈正在伊朗改變生命。
     伊朗穆斯林佔總人口90%以上,福音在這裡受到迫害,但也讓福音越發有活力,使信奉基督的人數成倍增長!這是上帝在工作,即便這裡的教會沒有建築,但信徒的心卻火熱;即使遭受迫害,但他們依然洋溢笑容——歸入基督的人在耶穌裡找到了真正的喜樂,他們也將為伊朗帶來希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