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野地,土地倫理和美學 -讀《沙郡歲月:李奧帕德的自然沉思》有感(下)

第四部 消失的野地

倫理規範 人和土地的關係

     李奧帕德關注的是保護自然資源,怎樣從歷史倫理規範的演進中,尋找倫理基礎。他認為人類倫理規範,從人與人的關係到個人與社會的關係,必應發展到人與土地的關係上,也就是「人和土地的關係,以及處理人和動植物的關係的倫理規範」。這是生態進化的一個過程。他像那個時代的許多美國人一樣,愛引用《聖經》的話,又受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
     人和土地的關係是甚麼樣的關係呢?他用「大地社區」(land community)和「生物群落」(biotic community)的概念來說明。土地倫理(land ethic)中的人不是大地社區的征服者,而只是中間的一般成員(plain member)和公民(citizen),「這暗示著,他對這個社區的夥伴成員(fellow-members),及對這個社區的尊重。」現代教育灌輸給我們是征服自然的觀念,自然成為我們鬥爭的對象和足以勝過的對手。不過,作者認為人與自然是夥伴,而且若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征服者,征服者最終都是失敗了,因為他們並不真正知道「甚麼使群體得以運作」,「在群體生活中,甚麼東西、甚麼人是有價值或沒有價值的」。在人與自然的關係上,他以密西西比河谷、肯塔基、美國西南方,及印度為例子。

土地不只是土壤 是能量的源泉

     保護自然資源要靠教育,而教育的內容不僅是遵守法律,管理自己的土地,把其餘的責任交還給政府,還包括個人價值觀的改變。作者反對生態利己主義,認為「土地使用的倫理規範,仍然完全由經濟上的利己主義所主導,他提出生態良知,人心要認識自己對大地社區行為的對錯,願意承擔義務,對保護環境有犧牲精神的良知。」他指出當時的哲學和宗教在保護自然資源上的不足。土地倫理看的不僅僅是土地群體成員的經濟效益、自己的喜好,如:不喜歡掠食性動物等,而是整全的價值。作者提出「土地金字塔」觀,「將土地視為一個生物機制」。其中的土壤層、植物層、昆蟲層、鳥類和齧齒動物層、經過不同的動物群後、較大的掠食動物群,形成極為複雜的食物鏈。「土地不只是土壤」,而「是能量的源泉,這能量在土壤、植物和動物之中迴圈流動」。這良性迴圈受到多方面負面的影響,特別是人破壞性的介入。作者認為:「歷史和生態學的聯合證據,彷彿支持了一個概括性的推論:人類造成的改變愈輕微,金字塔內的重新調整愈可能成功。」

野地文化價值 認識上的謙卑

     在大地社區裡,野地的價值及其與文明的關係,並不為人所知,「野地即將消失。」作者列舉了野地的一些價值:休閒娛樂、科學研究,和野生動物生存。「野地是一種只會縮小,不會擴大的資源」,「就野地的完整意義而言,創造新的野地是不可能」。保護野地,在於「能否看出野地的文化價值,關鍵在於認識上的謙卑」。筆者覺得現代教育對孩子最大虧欠之一,就是沒有好好教導他們謙卑,特別在創造大地的神面前謙卑下來。
     作者認為在一個具有哲學家頭腦的工人眼中,野地「為他的生命下了定義,也賦予他人生的意義」,所以他鼓勵「少數關心野地、鬥志高昂的公民,必須在全國各地密切觀察,並隨時準備採取行動」,做野地的捍衛者!@

◎權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