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才是真正的吹哨者!

     瘟疫蔓延全球,使基督徒藝術家對生命有更多反思,對社會有更多承擔。香港角聲分會舉辦的基督徒藝術家抗疫作品線上展,透過作品表達從上帝領受的感召與對苦難的理解、對人生的盼望和對世界的祝福。其中一座以亞加力膠與紙黏土創作的透明雕塑《無形的枷鎖》,令我印象深刻。創作者周文志言:「我們身邊就有很多無形的、看不出的枷鎖,當我們要發聲的時候總會遇到很多限制。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吹哨人,可是我們會發現周遭有太多禁忌和將會面對的挑戰。很多無名的吹哨人需要我們支援,讓我們喚醒自己,也喚醒別人。」
       就像要印證這番話一樣,3月初的中文社交媒體上,掀起了一波「行為藝術」的狂瀾。《人物》雜誌採訪武漢中心醫院艾芬的文章,上線不久即消失無蹤。不甘的人們想方設法,接力上傳。我看過的就有甲骨文、摩斯密碼、火星文、天書版,雖然看不懂,卻能強烈感受到那種力透紙背的意志力;看得懂的有文言文、回籠文,煞是壯觀!
       其實,文章並沒有什麼驚天秘密,只是回溯在八名醫生吹哨之前,作為急診科主任的艾芬,無意間成為「送哨人」的經歷。她是最早用紅筆在那份病毒檢測報告上圈出「SARS冠狀病毒」的人。當這張圖片傳遍武漢醫生圈,吹哨人被警方訓誡後,她恐慌得一夜沒合眼。好在只被醫院政法委厲聲訓斥。」
       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在其著作《非對稱風險(Skin in the game)》裡就說:當今有比歷史中任何時代都多的奴隸,一旦自己表現得不像體制內的人,就覺得失去了主心骨。看似什麼都不缺少,但害怕失去,害怕失去穩定的生活,害怕失去自己的身分,害怕失去自己的枷鎖。如何規避失去的風險?人們以為,只要委曲,就能求全,結果卻只會事與願違!
       截止3月9日,艾芬所在醫院已有四位醫護因新冠肺炎去世。「很多很多次我都在想,如果時間能夠倒回去該多好!」但是,沒有人能回到昨天!我相信,就算如願以償地回到兩個月前,事情也不會與現在有什麼不同——誰能預知明天呢?誰會知道整個世界都因為那個類SARS的COVID-19而變顏變色呢?不過是再次重覆昨天的選擇罷了。
       「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我們哪有可能「早知道」!充其量只能回頭看,當初捨不得失去的一切是否依然安在:「現在回想起以前過的那種最普通的生活是多麼奢侈的幸福。把寶寶抱著,陪他出去玩滑梯,或者跟老公出去看個電影,在以前都再平常不過,現在來說都是一種不能達成的幸福。」這就是結果——想得到的,一樣沒得到;不想失去的,早已樣樣不在掌中。
       人間世,確無歲月可回頭!唯上帝的國不同,祂體諒人皆軟弱,各有自己的阿基里斯踵(Achilles’ Heel),只要人願意歸向祂,祂就赦免一切罪孽,醫治一切疾病,使這城得以痊癒安舒,又將豐盛的平安和誠實顯明與我們!
       這天上地下,除了耶穌基督,又有誰能夠真正地鐵肩擔正義?這樣寫著,忽然覺得,祂才是真正的吹哨者!
       如果不是祂突破世上君王的封鎖,反制權貴的圍攻,人怎麼能知道必死的肉身還能重生?
       如果不是祂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有誰知道自己是「生病的人」?
       如果不是祂說「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有誰知道自己是「有罪的人 」?
       如
果不是祂說「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有誰意識到自己是暗中行惡的人?
       如
果不是祂說:「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有誰能使人出黑暗入光明?
       
祂不僅發出警告,而且用盡生命,叫我們曉得真理,擺脫罪的無形枷鎖,得到這個世界奪不去的自由!有祂掌管明天,前行的路,只要信,不要怕。@

◎芳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