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號病人開始……—評影片《傳染病》

攝於2011年的《傳染病》Contagion的這部舊電影,在「居家令」期間竟成了最熱門的電影之一!電影裡的情節和現實的生活,相似程度,實在令人吃驚!
幾何級數的擴散

     美國跨國公司高級主管貝絲在結束亞洲之行前,在澳門賭場逗留了一會,在芝加哥換機時的幾個小時,與舊情人相聚,然後回到明尼阿波利斯的家… 繼而感到不適……

     平鋪直敍的劇情突然如山奔海,急轉直下。貝絲病情驟然惡化,死了,她擁抱過的兒子,與她症狀相似地死了;在澳門遞她手機的烏克蘭模特美女,倒斃酒店;為她拿去酒杯的服務生,發病頭暈,出門被車撞死;與貝絲春宵一度的情人,也無故身亡;曾在電梯內遇見那位服務生的老奶奶和兩個小童,也被送進醫院,不治身亡。送回山村安葬時,村民開始染病……疫情如野火般燃燒,遍及全球。

陰霾下的世界

     《傳染病》當年放映時,雖有著名明星坐陣,可票房紀錄平平無奇。太誇張是當年很多人對電影的評價!想不到若干年後的今天,卻變得如此真實。 《傳染病》採用了多角色、多線索、全景式的敘事手法,影片沒有既定的主人公,幾個主要演員平分戲份,分別出現在世界衛生組織(WHO)、美國疾控中心(CDC)、四級生物實驗室、前線研究人員、醫生、患者,甚至互聯網等多個領域、不同人物在傳染病突發中的應對,寬廣地展現了疫情陰霾下的世界圖景。

驚人的相似度

     傳染病爆發初期,CDC醫生米爾斯向美國政府官員講述此次疫情,並在展示版本上寫出「RO」,這個今天人人都知曉的專業術語;而坐在下面的官員都在權衡輕重,討論著不讓公眾知情,不能引起恐慌,不能關閉學校等議題,因為家長要上班沒有人看孩子,全年最大的聖誕購物節將到,……人,永遠都在重複一樣愚蠢的錯誤!

     病勢燎原。RO值從2提高到4,疫情第12天全球800萬人感染,死亡人數過多導致屍袋不足(2020年的武漢、義大利、西班牙、伊朗?)城市開始封閉,道路進行交通管制;疫區不得已興建「方艙醫院」,體育場被改造成隔離治療所。每一個發展階段,都與2020年的新冠疫情有著驚人的相似度。

專業醫生與網路紅寫手

     作為CDC派往病發地的專業醫生,米爾斯在明尼蘇達州調查感染途徑時,自己不幸中招,晚上,她孤身一人躺在旅館,發燒,咳嗽…,她知道自己再也走不上回家的路。悲痛的她,仍以高度專業的精神向上級彙報情況,哽咽著在本子上寫出自己的行程,自己可能接觸過的每一個人,竭盡全力阻止疾病傳播。她被送到「方艙」,帶著呼吸面罩,奄奄一息之際,聽到旁邊患者在高燒中說冷,她試圖舉起無力的手把自己的羽絨服遞過去……接下來,她已躺在萬人塚間,在半透明塑膠屍袋裡……這個人敬業、堅毅、沉著卻又溫柔、善良,令人格外感動。

     另一個名為艾倫的人,有著蟑螂一樣敏銳嗅覺的撰稿人,在世人全無察覺之際,就意識到災難即將發生。報社對他臆測性的新聞表示不感興趣後,他向編輯直言:「你們這種過時的媒體,必會被時代拋棄!」艾倫轉身做了網路寫手,化身「正義使者」,不斷揭發政府隱瞞的真相,透過自己的網頁向社會公佈各種「獨家消息」「親身體驗」,迅速成為擁有1200萬粉絲的大V(有眾多粉絲的用戶)。

恐慌性資訊與真實

     他訛稱自己被感染,直播自己服用中藥「連翹」獲得痊癒的過程(有趣的是,在武漢疫情初期,中國一度搶購以「連翹」為主要成份的「雙黃蓮口服液」),從而引發強烈的搶購風潮,導致藥店被砸、被搶劫,他自己則利用這個虛假資訊牟利450萬美元。事實上,恐慌性資訊一定比真實的報導更具吸引力。人們根本無從分辨孰是孰非。影片以預表的姿態,道出在網路的洪流裡,真相將愈發被遮蔽。騙子艾倫在造假被控後,依然可以被保釋,逃脫懲罰,並且繼續發表煽動性的言論,仍然有大批追隨者。

大瘟疫的零號病人

那位被網路大V艾倫妖魔化的CDC官員,雖然違規打電話給妻子,希望她能提前從疫區撤離,但在關鍵時刻,他把屬於自己的疫苗給了清潔工的兒子,把注射過疫苗的標誌戴在自己的手腕。那個考察零號病人的奧蘭蒂斯被香港村民綁架,以換取WHO優先醫治為要脅。被釋放後的她從同事口中得知,發給村民的疫苗是安慰劑時,毅然返回山村。

     疫情平復,生活回歸日常,第一個死者貝絲的丈夫在家裡為女兒舉辦舞會,打開數碼相機,看到鏡頭中的妻子,失聲痛哭,這是影片中唯一的痛哭。試想,2020年的清明節,全國公祭中無數喪親的華人,何其悲哉?

     影片結束處打出了Day1。推土機清理叢林,打擾了樹上的蝙蝠,蝙蝠受驚掉下口中的香蕉,香蕉被小豬吞吃掉,小豬賣給澳門賭場廚房,廚師處理豬肉後接待客人時沒有洗手,客人正是貝絲,與廚師欣然合影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成為了這場撼動全球大瘟疫的「零號病人」。@

◎嚴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