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是愛

居家避疫的日子,經歷了一些深深感動的時刻,咀嚼起《聖經》上這句有名的話:「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3節)人生中悲喜難測,而打動人心的,總是愛。

 

因愛活著:發燒的一夜

疫情一個多月,日子本來如常過著,並沒受多大影響,沒想到那天竟然發起燒來,下班回家一測體溫,101度,昏昏沉沉之間卻是睡不著,有許多思緒。先是害怕,不知道自己是否中招了,會怎樣惡化,要去醫院嗎?接著擔心如果傳染了身邊的人怎麼辦,家裡還有一位老人家呢!又擔心手上的許多工作怎麼處理,計劃起各種安排來。

然後開始想念親人、心裡惦記的人。發了幾個信息,有馬上回信息的,說明天就送藥和食物過來。有遠在大洋彼岸的,也馬上回了,字裡行間,感受到他們的牽掛,在溫柔的問候和細細的叮嚀裡,感覺被愛包圍著,身體雖然很不舒服,可心裡很柔軟、很安舒。

放下手機,仍是睡不著,就靜靜地躺著,品嘗那被愛的感覺:我竟然這樣地被愛!人的愛都如此有力量,更何況神的愛呢!當想到在深夜無人的時候,神卻在這裡,從未離開,那一刻,哭了起來,不斷地跟神說,謝謝你這麼愛我!是因為這愛,耶穌的十字架顯明的神的愛,我可以這樣活著。即使生病,即使不知道明天如何,這刻我可以溫暖地活著,何等感恩!

想起讀過《紐約時報》報導的新澤西第一位病人,那個晚上他被獨自關在一個小房間裡,心裡有許多的恐懼。估計那是許多患上新冠肺炎的病人的經歷。真心地祈求神完全的愛和真實的同在,可以陪伴他們無懼地走過死蔭幽谷的每一天,因為「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翰一書》四章18節)

為愛而活:追思趙老師

突然收到趙老師去世的消息,實在驚訝,因為四小時前還在為他可以出院回家禱告。趙老師是東密西根大學的教授,我初信主的時候團契的導師,他和師母在那兩年間待我如父如母,對我的影響一生難忘。微信裡迅速建立起來「悼念趙老師」群,一天內人數就加到120多人,來自世界各地的信息逐漸出現:20年前愛荷華州的學生,10多年前密西根州的和最近一、兩年才來的,每個人都在訴說著感謝和思念:「是趙老師帶我認識主的」。

追思禮拜上,教會裡只有師母和兩個兒子,加上牧師和同工共六個人,但是一點都不孤清,因為ZOOM上有近200人。整理出來的照片集,真像《希伯來書》說的「雲彩般」的見證人,一個一個的故事,回憶著當年,趙老師夫妻如何尋找這些遊子,假日在他們家大餐,週五團契信仰解答,遇到困難時他們來探訪和陪伴……

那一刻,為認識趙老師、師母而覺得幸運,我享受過他們的愛,更羨慕他們的愛。覺得他的生命好豐盛,好有價值。他的一生真的是為著福音、為著耶穌的愛而活。

同時,趙老師的離開也再次提出這個問題:如果突然離開,人生盡頭,我們留下什麼給這個世界?趙老師留下他的學術成就,留下他結的許多福音的果子,最寶貴的是留下許多的愛!

在疫情考驗中,信心和盼望很重要,但最大的是愛,從神而來的不改變的愛。

這愛永不止息,永不失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