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感動一刻

法國雕塑家羅丹曾說:這個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本期專題——疫情中感動一刻,就給了我們這樣一雙發現美的眼睛。在全球流行COVID-19的大災難裡,生與死,安與危,樂與苦,無疑成為檢驗人生價值觀的尺度。患難,可以品驗一個人的品格,而美好的天賦與內心,就在善行發生在他人身上時得到印證。文中每一個尋常人的平凡故事都告訴我們:生命貢獻出什麼,遠比取得了什麼更具價值與意義!

 

 

 

守望相助

 

提琴雙傑之一的斯蒂潘(Stjepan Hauser),在其家鄉克羅地亞的普拉競技場,舉行了一場名為“Alone, Together”的音樂會。在巨大、圓形、空曠的殘垣斷壁中央,音樂家顯得渺小和孤單。他用琴聲向所有奮戰在疫情第一線的工作人員致敬,演技精湛,如泣如訴,感人肺腑。

因疫情而隔離的人們,面對厄運不屈不饒,需要相互支持和守護。雖然平日我善獨自忙碌,不好與人交往,但在這樣的嚴峻時刻,也投身於自製布口罩的義工行列,為醫護人員和有需要者提供幫助。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引發腰痛;也因穿針引線的困難、機器故障、達不到預想速度而心焦,但當將口罩送到收集點,或郵寄給親朋,就特別開心和滿足——全球遭遇疫情,我盡了綿薄之力!

做口罩期間,上帝提醒我關心有需要的人。我想到一位獨自住在東部、鮮少聯絡的主內姊妹。發去問候,回覆令我大吃一驚:她因急診就醫,剛出院回家。疫情使人隔離,獨居者會備感孤單。我便為她的需要禱告,並寄去布口罩……

為紀念這段宅家的特殊日子,我畫了《防疫法寶—洗手、口罩、營養和陽光》:洗手、口罩、營養和鍛鍊等,是預防病毒感染的手段,但陽光給我們希望,愛心使我們溫暖,上帝帶我們遠離恐慌。

@李玫

 

 

最後一次親吻

 

照顧COVID-19患者最困難的地方,是看著病人在沒有家人陪同的情況下死亡。即使打開了百葉窗簾,房間似乎還是那麼的蔭沉;即使室溫是華氏73度,仍有點冷冷的感覺。這是我從未想過的殘酷被煎熬而又令人心碎的經歷。

今天,我真的相信,是上帝在適當的時刻把我送到Steven的房間。本來我應該早半小時去房間給他服藥,但實在太多緊急狀況了!下午3:50分我走進他的病房,儘管他不省人事,但我還是像往常一樣自我介紹。我握著他的手,為他祈禱,並誠懇地請上帝賜給他安慰與平安。突然,他摯愛的兒子通過FaceTime打電話進來。

iPad的鈴聲使Steven有些掙扎,必是意識到家人的電話來了。我將iPad靠近一點,這樣他的兒子就可以近距離看到父親,也許這是兒子最後一次看到父親了。雖然我聽不懂西班牙語,但我看得出兒子愛父親,他真的很想擁抱及親吻父親。於是我將iPad放在Steven的臉頰上,以便兒子可以虛擬親吻父親。

即使他們不能真正在一起,但我覺得這是他們此刻所需要的。對他們來說,那是最接近的一刻。父親可以聽兒子訴說對他的愛,而兒子可以表達自己的愛。我在那裡代替兒子,撫摸Steven的臉和額頭,告訴他:「不用擔心,你的兒子很好!」我一直握著他的手,直到他們的視訊結束。這竟成了兒子給父親的最後一次親吻!十分鐘後,Steven被宣告離世。

我百分之百地確信,是上帝為父親和兒子計劃了這一時刻,並呼喚我在下午3:50分進來。作為護士,我們替代了病人家屬的雙手、聲音和心,為患者帶來希望、和平、愛與安慰。很感謝我有出色的團隊互相支持!對我來說,這確實是一個觸動人心的日子,沒有什麼比關愛我們的患者更有意義了,同時也讓我理解人生充滿了考驗!

有些許片刻,我會想到被感染甚至死亡的風險。當我精疲力盡時,上帝總是藉著靈修、讀經、聽道帶給我安慰之詞。我的信仰植根於上帝,還有弟兄姊妹的愛心、友善關懷,及團契和教會的支持。環境會改變,但上帝和祂的愛永遠不會改變,從幾個月來我所經歷的,感到上帝已經建立和堅強了我對祂的認識和信仰,一如耶穌基督的應許:「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十四章27節)風暴中,耶穌一直在我們的船上!船上有上帝,並不意味著不需面對任何風暴;但船上沒有上帝,則意味著就算沒有風暴,船仍可以被擊沉。

@護恩樹

 

 

活出愛

 

新型冠狀病毒也蔓延到了澳大利亞。3月中旬,澳洲政府頒佈「限聚令」,除必須出門事項外,所有民眾一律留在家裡。特殊時期,許多人內心都少不了擔心疑慮,不少人問我:作為基督徒,你是否認為這次病毒大流行是神(上帝)對人類的懲罰?

我總是微微一笑,不厭其煩地逐一回答:盡管《聖經》上有記載,神因遷怒於人的敗壞而降災懲罰,但我不能因此論斷這次疫情就是神所為,因為神的意志高過人的意志,我沒有這樣的資格和能力代替神來回答你們的問題。即便真是神的旨意,祂也會向世人顯明,而不是由我來猜測。

作為基督徒,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在災難中活出神的愛。《聖經》告訴我們「神愛世人」;又教導我們要「愛人如己」。由此可見,基督徒的信仰核心,就是一個「愛」字。愛,可以很平凡,很微不足道,並非要做什麽大善事才算愛。相反,只要自己能夠盡本分幫助別人,讓人感到世間有真情,苦難有依靠,絕境有盼望,這愛就已經活出來了。

人們聽後覺得很受鼓舞,卸下憂慮,更樂於去助人。部分客戶因為孩子小,需要隔離,暫停我的工作,但仍給我發薪,還說要感謝我讓他們真切地感受到「活出愛」的喜樂。

@南丘

 

 

 
「沉睡購物者」不沉睡

 

5月2日早上,ABC電視台的《美國早晨》,報導了一件新聞,令人對現代的青少年,刮目相看。紐約威徹斯特郡(Westchester)的沉睡谷(Sleepy Hollow),有一群青少年,組織了一個名為「沉睡購物者」的團隊,在COVID-19疫症流行期間,為高危的鄰舍,特別是老邁年高的長者,到超級市場、購物中心、雜貨店等,代為排隊購物,然後送到有需要的長者家裡,以減輕他們感染COVID-19的風險。

「沉睡購物者」的始創人瑪雅‧魏森(Maya Weitzen),說出她想到這個主意的原因:「我的祖父母在紐約市皇后區的公寓裡生活,他們穿過走廊或大廳,都可能接觸到感染COVID-19的人。他們真的不能離開自己的公寓到外面去購物。」因為擔心祖父母,推己及人,瑪雅想出了組織青少年,為高危群體購物的方法。她帶領自己的朋友,大部分是沉睡谷高中(Sleepy Hollow High School)的學生,都是些16、17歲、對回饋社會充滿熱情的少年人。

「沉睡購物者」使用臉書,接受委託購物的訂單。在做好個人防護措施的前提下,義務地獨自排隊等候購物,把東西購買齊全後,就送到委託人的家裡。83歲的長者路易絲(Louise)提起這些青少年,就豎起大姆指:「很多時候,他們要到好幾個商店才能買齊我請他們代購的東西。我實在感激他們!每次看到穿著『沉睡購物者』T恤的孩子把物品送到我的門前,又微笑地對著窗口向我揮揮手,我便感覺他們為我的晚年增添了色彩!」

伊莎貝拉‧錢伯斯(Isabella Chambers)今年17歲,是「沉睡購物者」的成員之一。她說:「能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務,是我們的動力。我們會努力下去。」

托爾斯泰說:「哪裡有愛,哪裡就有上帝。」從這些青少年單純的愛心裡,我們看到人性的光輝。

@安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