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無貴賤」尊重自然 讀《列子》有感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在6月15日發佈的《2020全球風險報告》,未來10年全球的五大風險,全部是與環境有關的。一位記者在《病毒、大火、蝗災……罪魁禍首都是全球變暖》一文中提出,去年9月到今年3月,世界各地產生的各種天災,都是跟全球變暖拉上關係的。人類以自我為中心的世界觀及行為,為全球生態環境帶來了的巨大破壞。
     其實古代先賢的著作,並不乏生態文化思想,筆者讀《列子》時,發現其中有十幾個和生態文化有關的觀念,願意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些感受。

萬物「齊一」

     莊子在《齊物論》中提出萬物「齊一」觀,「齊」就是平等的意思。強調人與天地萬物的同質共同性和整體性,肯定每一物種皆有其存在的獨特權利、價值和地位,人並非大自然的主宰,根本否定自我中心主義。其實,比他早大約一百年前的列子,就有了這樣的思想。

萬物並生

     《列子‧說符》講了一個故事:齊國的權臣田氏在祠堂祭祀祖先,有上千客人。其中有獻魚和大雁的人,田氏視之,感嘆道:「上天對於人民多麼寬厚啊!它繁殖五穀,生養魚鳥,以供人民享用。」眾客人聽了,齊聲附和。然而,在座一名鮑家的12歲孩子,進言道:「不像你所言,天地萬物與人共同生存,只是類別不同而已。類與類之間並無貴賤分別,『類無貴賤』,而只是以個頭大小和智力高低互相制約,更迭相食,並非有誰為誰而生之理。人獲取可以吃的而吃,難道這些吃的東西是上天給人準備的嗎?而且蚊蟲叮咬人,虎狼吃人,難道也是上天生養人,是為了它們來吸人血吃人肉嗎?」
這個故事中的「天地萬物與我並生」,「類無貴賤」,就表明了人與自然物只是類別不同,並無貴賤差別,批評人自以為是大自然的主宰者的「齊一」觀。它包含著一種環境倫理思想,即「我們應平等地對待其他物種,並珍惜自然界中的一切,切勿利用人類的強勢而不計後果地索取。」「齊一」觀在全書中有多方面的發揮擴展。

人與動物

     《楊朱》篇中記載楊朱的立論:「然而萬物,齊生齊死,齊賢齊愚,齊貴齊賤。」他主要是從萬物皆死,人要享受今生的快樂來談齊一。書中多處把人和動物作比較,《黃帝》篇中寫道:「而人未必無獸心……而禽獸未必無人心。」引出的觀念是,人其實可以和動物交流,因為「心」有相通之處。篇中包括了這樣的一個故事,周宣王之牧正有一個手下梁鴦,善於馴養野生動物,他在庭院裡馴養動物,其中有老虎、豺狼、雕鷹、鶚鳥等食肉猛獸猛禽,但彼此卻相安無事。其中的奧秘就是,他按動物的習性來對待之,也就是順應自然的一種態度,「要尊重、順應自然界萬物的物性,不違逆自然之道,自然也將與之和諧相處。」其實故事還有一層更深的意思,就如梁鴦所說,當他對與園中的飛禽走獸和諧相處,不刻意逆順牠們的本性時,牠們就會視他如為同類。

神是中心

     《列子》並不是沒有看到人與自然和動物的差異。《楊朱》篇提出:「人之所以貴於禽獸者,智慮。智慮之所將者,禮義。禮義成,則名位至矣。若觸情而動,耽於嗜欲,則性命危矣。子納僑之言,則朝腎海而夕食祿矣。」人比禽獸尊貴,因為人有智慧思慮,而他們所依據的是禮義;顯然,這裡指出人相於動物,有獨特的理性能力和道德倫理。從這個意義上來看,人比動物更加貴重的。然而,並不應該把這分別視作人對自然的主宰,倒要強調與之和諧共處。楊朱說:智慧高貴在於使人能保全自身,但人特別的力量之所以卑賤,在於它能使得我們侵害外在之物,他甚至反對人把外物佔為私有。這都表現出對自然和其他生靈個體的尊重。
     根據《聖經》的啟示,人與自然都是神所造的,都是被造之物,神才是萬物的創造主。神創造自然和人類,目地是為了榮耀祂,而不是高抬人。宇宙和大地的生態社區中,神才是中心,人要學習敬畏造物主,也要在大自然面前謙虛。人有物質的身體,這點和自然物一樣。不過只有人才擁有神的形像和樣式《聖經‧創世記》1章26節,神委託人做大地的管家,做符合天父心意的好管家,而不是貪婪的攫取者和壓迫者。

◎權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