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恩澤蓋美國!

1989年1月11日,第40任總統雷根在白宮發表告別演說時形容:「We the People——我們這些人民,是司機;政府,則是一輛汽車;我們,決定汽車的行駛方向,道路與速度;在我們的憲法中,人民是自由的。」如果我們要盡一個平民的責任,成為稱職的好司機,就先得熟悉交通規則!

 

自由不是政府饋贈

1787年9月17日,經過116天討論,參加制憲會議的各州代表中,有38人簽署了《美國憲法》。喬治‧華盛頓簽字後,從北往南各州代表紛紛寫下自己的名字。最後一位代表傑明‧富蘭克林在簽名以後,說:每次看到華盛頓椅子後方的畫上面的太陽,我都在猜那究竟是日出還是日落,今天,我很高興知道那是旭日初昇…

 《美國憲法》七原則

     1776年,北美13個英屬殖民地宣布脫離英國成為獨立自由的國家,但直到1787年聯邦憲法被各州批准,美利堅合眾國才在法律上真正成為統一和獨立的國家。

     雖然人人都清楚,政府的首要職責是保護人民,但一不留神它就可能越界做了人民的主宰,所以制憲者先發制人,以憲法奠定法制框架與治國目標。《憲法》的七個原則核心,就是用來制衡政府權力,保障人民。

  1. 人民主權:人民不是直接統治,而是有序參與,有權選擇代表去制定法律。
  2. 共和制:美國公民通過投票推選出政治代表來代表他們行使公民權利。
  3. 聯邦制:州政府和聯邦政府之間分享權力,共同管理國家。聯邦政府享有憲法明確列出的權力,如:貨幣發行權、對外宣戰權等;未列舉的權力,歸各州所有。也有一些權力由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共同享有,如徵稅權。
  4. 三權分立: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三權分立,確保各部門均不會享有過多權力。民選代表組成的立法機關負責制定法律;由總統領導的行政機關,負責執法;聯邦法院則負責闡釋法律和監督執行。
  5. 制約與均衡:各部門之間彼此制衡。法律需要國會通過,但總統有否決權;即使總統通過,最高法院也可指出違憲之處;沒有另一方認可,任何一個部門都不可單獨作主。
  6. 有限政府:政府權力源自民眾有限讓渡,各級政府都須遵守法律,沒有例外。
  7. 個人權力:公民享有財產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權利;所有個人權利,都寫在權利法案中,即憲法前十條修正案。

 

平民也有應盡責任

     備受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影響的中華文化,一直視帝王官府為至高無上的權力。而受基督信仰薰陶的美國精神卻始終認定,世上一個義人也沒有!即便執政掌權者也不斷地提醒人民:「當我們的雙眼被獲取政府幫助的慾望蒙蔽,因而看不見權力過大對我們的傷害時,我們已陷入巨大的危險中。」

     雷根總統在回顧他的從政之路時曾很形象地表述:「政府正在剝奪我們的錢財、我們的選擇權以及我們的自由。我之所以步入政壇,在某程度上就是要舉起我的手,大聲疾呼:『住手!』我是一名平民政治家,這是一個平民應盡的責任。」他反覆強調:人民自由與政府限制的因果關係,就像物理法則一樣簡明、精確;個人自由,取決於控制住政府;只有政府受到限制,我們人民才會有自由。

     自由,不是政府的饋贈,而是造物主的福澤。作為平民百姓的我們,對政府也有應盡的責任,那就是時刻監督政府,並運用憲法賦予的權利,適時地大喝一聲:住手!

 

一個國會兩個院

在制憲會議上,威爾遜(James Wilson)直言:為了限制立法權,必須把它分為幾部份;為了限制執行權,必須把它融為一體。

     國會是最高立法機構。先賢們從雅典政治的得失中達成的共識就是:任何一種失去平衡的政府,必然產生動盪、壓迫和毀滅。為免政府變質成專制政權,憲法第一條第一款規定:所有被授予的立法權力,都應該歸屬在美國國會下;而國會包括一個參議院和一個眾議院。

參眾兩院彼此抗衡

     集中的權力,一向是自由的敵人。習慣了大一統的我們,常把參眾兩院的相爭視為窩裡鬥,費時耗力,效率不彰。其實這正是設計者的用意所在——彼此制衡,以免沆瀣。開國元老麥迪遜(James Madison Jr.)清楚指出:把立法機關分為不同單位,並且用不同選舉方式和不同執行原則,使其在共同作用的性質,及對社會共同依賴所允許的範圍內,彼此各盡其職。

     參眾兩院都可提出自己的議案,參議院議案以S開頭加數字編號,眾議院議案以HR開頭加數字編號。無論是參議院還是眾議院提出的議案,都必須經過相同的程序:在本院通過後,送交另一院再行表決;如果對另一院提交的議案不加修改地直接表決,則只要大多數贊成即可完成該議案在國會的程序;如果本院通過的議案遭另一院否決,該議案則不能成為法律。

 

國會總統互相角力

     國會亦藉立法權,實現對總統的制衡。任何法案想要成為法律,都必須經過兩院投票通過;無論參眾兩院哪方提出的法案,最後通過時必須版本一致,不可有半點不同,然後送交總統簽字;如果總統贊同,簽字後便正式成為聯邦法律。如果總統不贊同,收到法案後10日內(不含星期日)未作任何回應,只要是在國會開議期,則可根據憲法第1條第7款,使該法案自動生效成為法律,並由總統頒布(Promulgation)實行;若適逢國會休會,該議案將被廢棄且無法發起覆議,此稱為「口袋否決(Pocket Veto)」,即不主動行使否決權,而以置之不理方式(放在口袋裡任其過期失效)否决。

     如果總統依法行使否決權,而國會於會期內發起覆議,且獲得三分之二多數票支持,即可推翻總統的否決,並由覆議期間的議會主席頒布成為法律;總統若是在國會休會期間否決議案,國會則需要先達成三分之二以上多數支持覆議的條件,才能進行覆議。

     在過去的歲月裡,美國所以能取得有目共睹的成就,繁榮昌盛,生機勃勃,有賴於這些立國先贀,打下了以基督精神貫徹立法、行政、司法的根基。深願未來仍能一如既往,使每個美國人都能享受完全的自由、尊嚴和平等!

 

當盡的本分

2020多事之年,前半年是翻轉全球的疫情,近期是越演越烈的種族問題,11月是美國大選……生活在這個國家的我們,除了好好防疫和保護自己以外,還能做些什麼呢?

投票 求引導

     每位公民都應認真使用選舉權,這是公民應盡的義務,更重要的是在這思考、分析和尋求的過程,可以經歷神的帶領和指引。《聖經》告訴我們,「祂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將智慧賜與智慧人,將知識賜與聰明人。祂顯明深奧隱秘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光明也與祂同居。」(《但以理書》二章21-22節)

     正是因為這樣的認識,先知但以理,可以不怕殘暴的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從容地和同伴一起禱告上帝,把無人知道、無人能解的王的夢清楚地闡明。他發出讚美:「我列祖的上帝啊,我感謝你,讚美你,因你將智慧才能賜給我,允准我們所求的,把王的事給我們指明」(23節)。

     在複雜的黨派之爭,歷史和現狀的各種糾結下,選擇投票給哪位候選人是個不容易的決定,但我們可以求掌管人類歷史的主來「指明王的事」,安心地投下自己的一票。無論最後誰當選,我們相信「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但以理書》四章32節下)。

禱告 求平安

     我們不能無視漸漸遠離上帝的美國。上帝讓我們在這個時代身居美國,為這地禱告,就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應該為這地求平安,因為我們無法獨善其身,一如先知耶利米勸告寄居外邦的以色列人:「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廿九章7節)

     《申命記》廿九章29節提醒我們:「隱祕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唯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無論新一任總統是誰,我們要做的,是為在上執政掌權的禱告祈求,求掌管君王的心的上帝,憐憫美國,讓立法和執法能建基於上帝喜悅的公平和公義上。求主使用更多敬畏上帝的人在各級政府發揮影響力,也使教會在社區,基督徒在家庭、在各行各業,活出基督信仰的生命力。求上帝藉著今年的疫情和現在的混亂,使美國從上到下,人心回轉,敬畏祂、尋求祂、跟從祂。

     我們的盼望不是在於一個更好的政府,而是在於美善的、過去200多年至今一直恩待美國、創天造地的上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