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夏萍的腳踪

     新冠狀病毒肆虐,各國人民因而被逼禁足,不可外出。縱有諸多不便,也有些好處;其一便是留在家中看很多平時不會放在觀賞前列的經典電影。近期看一部由柯德莉夏萍及格利哥利柏領銜主演的《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勾起了絲絲回憶的同時,帶來陣陣唏噓。

今非昔比 仿如隔世

     就算是以70年前的橋段來看,這部電影的劇情其實是非常老套的:厭倦外交式生活的公主夏萍如何在羅馬邂逅當記者的男主角。但,在靈氣逼人的夏萍,及英姿颯颯的格利哥利柏的演譯下,卻給人一種蕩氣迴腸的感覺。為我帶來絲絲回憶之處,便是他們開着Vespa電單車或信步經過的市內名勝,當中不少是我和家人一同暢遊過的。而唏噓之處當然是看到本來車水馬龍的勝景,現在卻蕭蕭瑟瑟;加上羅馬是我與先父唯一一次同遊歐洲的首站。想起24年前在40度艷陽下,於聖彼得廣場同吃冰淇淋的一幕,頓有隔世之感。

跟隨夏萍的腳踪

     然而,對羅馬的回憶仍是美好居多。難題是羅馬勝景及歷史已被說過無數遍,甚至不少讀者也到過羅馬,那本文又如何能勾起讀者的興趣?苦思之下,我想到去年與家人重遊羅馬時的一個難得的節目:獨自一人在清晨跑步。難得之處不是撇下家人享受「我的時間」,而是可以在夏日的清晨中獨自欣賞羅馬名勝。

獨覽羅馬鬥獸場

     仲夏清晨六點,黎明初現,我從中央火車站旁的酒店往羅馬鬥獸場跑,途經聖母堂。到了鬥獸場,我真的被眼前景物震懾得有點感動。原因是鬥獸場及旁邊的古羅馬凱旋門均空無一人,我彷彿是能獨享其嫵媚的唯一貴賓。往帝國廣場大道走,會經過從前作議事之用的古羅馬廣場及戰車競技場,但此路並不能一窺廣場內宏偉的羅馬建築。再走一會至維托里亞諾國家紀念館,便可經過卡比托利歐山;山上的廣場出自文藝復興三巨頭之一的米高安哲盧之手筆,而廣場後的階級是鳥瞰古羅馬廣場的最佳地方。國家紀念館是為紀念統一意大利的維托里奧王而興建,當中所有雕塑也是由當時最得令的意大利匠人設計,每件都是精品。

特里維噴泉旁喝咖啡

     若時間容許,可繞路到外牆為羅馬巨柱的馬修羅劇院,不然可直往羅馬萬神殿。此殿是全球保存得最完整的羅馬建築,雖然在羅馬帝國期間興建,但建築卻較近古希臘風格;就連外圍的巨柱也是從哥林多運來,而內殿作裝飾的雕塑也是被羅馬化的希臘神祇(例如羅馬戰神Mars即希臘的Ares)。往台伯河方向跑數分鐘,就是同樣建於羅馬帝國時代的聖天使橋及聖天使堡,橋上有十個以大理石鑿成的天使像,清晨時分看來分外雪白。朝同一方向再跑一會,便是梵諦岡及聖彼得大教堂,但我沒取此道卻選了沿河的西北方跑到西班牙階級,再往南端的特里維噴泉,希望趁早上遊客還未湧至此之前,獨自享受噴泉的美景;原因是上兩次到此一遊時,均不能擠進一個好位置來拍一幅像樣的風景照。步履至此,略倦的我也跟隨本地人到地道的咖啡店喝一口特濃咖啡(切記要帶手機來拍照和少量現金)。

天使替彼得打開鎖鏈

     休息一會後,有體力跑上圍繞羅馬的七丘中最高的奎里納萊山,並觀賞總統府第奎里納萊宮。山道上主要是民居,一路朝向鬥獸場,但我的目的地是鬥獸場附近的一個名勝。讀者可能會問為何剛才不一起參觀這處?因為這座聖保祿鎖鏈堂從外看平平無奇,但在八時後,卻可進內欣賞兩大珍寶。首先是米高安哲盧為教宗猶利二世的墳墓所創作的摩西雕像,另外一件,也是較引人入勝的一件,便是聖徒彼得在耶路撒冷被囚時所戴的鎖鏈。據《聖經》中的《使徒行傳》記載,上帝派天使打開鎖鏈並將他釋放。看到上帝如何打開人的枷鎖後,我便帶着輕省與感恩的心回到下榻的酒店與家人吃早餐。

後記:上帝制止瘟疫

     上文提到聖天使橋,「夏萍迷」可能知道這裡是她與男主角共舞之地,但較少人知道此橋原本的名字。它起初的名字其實是聖彼得橋,因人們要經這橋才可以到達聖彼得大教堂而得名。據說在教宗格戈里在位期間,有天使在城堡的圓頂上,宣佈上帝己把當時的瘟疫拿走了。橋才正式以聖天使為名。
     但願天使在此時此刻也能向全地發出同樣的宣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