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衝突!?

「入口的不能污穢人,出口的乃能污穢人。」
                                      《馬太福音》十五章11節
     1992年加州洛杉磯暴動,全美矚目。那時我來美才五年,大部份時間是在校園的保護泡沫中度過,對美國的社會文化及其背後的歷史,認知和體驗都極其膚淺。印象較深的,除了電視轉播的驚人畫面外,就是岳父跟我說的一句話。他回應建設新中國的號召,從澳門回中國大陸讀醫科,經歷時代的驚濤駭浪幾十年,輾轉移民植根美國這片樂土,重新建立家庭與事業。那晚一起吃飯,提及洛杉磯暴亂時, 他放下碗筷,憂心忡忡地說:「美國國力強盛,若一日真倒下來,可能就是因為種族衝突。」

     想不到30年後2020年的今天,美國抗疫困境未消,再出現種族問題示威,且規模越演越大,遍及全國,有人甚至將之與上世紀60年代的民權運動相提並論。住在紐約30多年,經歷了人生頭一次宵禁。現在我對美國所知比當年略深,也從生於這裡的自己孩子口中,聽見美國黑人歷史及現時實況。看著身邊發生的事情,不禁想起岳父當年那一番話,更明白他除了憂國憂民外,也帶著個人經驗的傷痛情懷。
     眼前所見的警暴及示威,只是冰山一角。與黑人有關的種族問題已有好幾百年的歷史,千絲萬縷、盤根錯節,演變成今天難以逆轉的結構性不公義,要徹底解決,談何容易!我忽發奇想:假如世間只有一個民族,譬如說我們通通都是白人,或我們通通都是黑人,或都是中東人,那不就沒有種族衝突了嗎?但馬上我又想到:同種同族,問題仍將存在,只是以其他形式出現罷了。我將這問題向身邊好幾個人提問,答案都是一樣。
     耶穌在世的時候,與以謹守誡律聞名的法利賽人常有辯論。法利賽人指摘耶穌及其門徒,在遵守律例上疏忽連連。耶穌卻直斥法利賽人虛有其表,不明白律法的精義,把律法變成叫人難擔的重擔。有一日,有一位法利賽人指摘門徒沒有依循吃飯洗手的傳統,耶穌就向眾人回應說:「入口的不能污穢人,出口的乃能污穢人。」
     門徒中有人轉告耶穌,法利賽人不服,彼得也順勢要求耶穌多作解釋。耶穌便說:「豈不知凡入口的,是運到肚子裡,又落在茅廁裡嗎?唯獨出口的,是從心裡發出來的,這才污穢人。因為從心裡發出來的,有惡念、兇殺、姦淫、苟合、偷盜、妄證、謗讟,這都是污穢人的。至於不洗手吃飯,那卻不污穢人。」(《馬太福音》十五章17-20節)
     耶穌的教訓再清楚不過了,就是罪行的根源在於心。祂所關注的「污穢」,非在衛生、物質層面,而在心靈層面。單單以外在的律例解決不了罪行,因為疏忽了內在的罪性。耶穌並非全盤否定律例的重要,而是提醒我們律例的限制。耶穌剛開始傳道時曾說,「莫想我來要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馬太福音》五章17節)。
     律法讓我們知罪,也能在某程度上幫助我們不犯罪,但要完全解決罪的問題,唯有藉著耶穌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恩——得著被赦免的蒙恩地位,繼而在「無罪一身輕」的自由中,不斷領受憐憫和力量,去勝過內心的罪性!
     美國再次走到歷史關口,國民已經發出吶喊,政府如何回應、定立法例以求改善,我們且拭目以待,但可以肯定的是,再好的政策也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最精明的措施,假以時日,都會在人的罪性中生出敗壞,甚至最終成為別人的枷鎖!
     作為個人,我們實應謙卑自省,看看自己是否對人不公義,而在不知不覺中成為欺壓者中的一員。假如我是那白人警察,是否會有同樣舉動甚或更差勁?我心中是否認為人人平等?問題的核心,是我們心中的罪性;解決的答案,唯在耶穌身上才能找到。請用本版決志表跟我們聯絡。@

◎文:魏永達
◎圖:Belind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