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

面對女兒患上新冠狀肺炎的消息,徐菊英仍然處變不驚,因為她從過去的經歷中,得到了平安的秘訣……「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上帝)。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四章6-7節)
女兒患上新冠狀肺炎

     4月8日清早,徐菊英已成年的女兒打來電話,說她有點頭疼和不舒服。菊英馬上叫她聯絡醫院做病毒感染檢測,同時為她的健康禱告。那時候的紐約,感染人數已經過萬。女兒需要等兩天才可以檢測;醫生還告訴女兒,等候期間,不可以吃藥,以免干擾檢測結果。可是,就在這兩天內,女兒的病情不斷惡化,先是發燒、咳嗽,咳出有顏色的痰;緊接著又出現呼吸困難症狀,但又不能吃藥,該怎麼辦才好呢?
     然而,經歷過絕境逢生的徐菊英,內心卻非常平靜,因為她清楚知道,誰才是生命的主宰;她也清楚地知道什麼才是最有效的方法——禱告。她每天一睜開眼睛,就為女兒禱告,跟女兒通電電話時,也和女兒一同禱告。藉著不斷的禱告,她的女兒有驚無險地度過那不知所措的兩天。儘管檢測結果呈陽性,但女兒的身體,卻逐漸地恢復健康。
     對於徐菊英來說,女兒與「新冠病毒」所打的這一場勝仗,可是場「短、平、快」的小戰役。19年前,那場突如而來橫禍,才是扭轉徐菊英人生的重大戰役。

九死一生的車禍

     2001年12月19日清晨,天氣特別寒冷。徐菊英為送兒子上小學,第一次坐上孩子姑姑送的一台二手車。車剛行駛不久,年幼的兒子想調教一下座位,但,怎樣弄也弄不到,徐菊英愛子心切,就單手握著駕駛盤,用另一隻手來幫助孩子。沒想到,就在這一瞬間,她聽到轟隆一聲之後,便失去了知覺。
     在醫院裡,她很快就醒過來,可是,兒子卻因腦部受創,陷入重度昏迷,生命垂危。徐菊英慌了心神,顧不得自己骨折的傷痛,推著輪椅去求醫生,一定要救活她的兒子!
     那時的她,還未認識到人的渺小及神的偉大,只知道美國是一個先進的國家,醫院又是那樣的設備完善,醫生一定有辦法救回自己的孩子。可是,醫生的回應是:因腦部受重創而昏迷的兒童,醫療團隊的唯一辦法就是等孩子自己醒過來。
     徐菊英的先生不但沒有給她一點安慰和扶持,反而惡語相向,責怪她毀了他的兒子。心亂如麻的徐菊英只好把期望寄托給神明。她翻出佛經,顧不得經文內容說的是什麼,只是不斷地唸著。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對來自華人基督教會的牧師和師母來探訪她,並耐心地把福音傳給她,告訴她耶穌是一位有醫治大能的真神,她可以藉著禱告,尋求祂拯救和幫助。
     一心只想挽救兒子性命的徐菊英,就跟著牧師和師母一塊兒禱告。之後,牧師和師母幾乎每天都來探視她,每次都邀請她一起禱告。
     經過了漫長的四個多月,徐菊英的兒子終於甦醒了;在一年艱辛的復健訓練後,兒子可以回家療養了!
     兒子回家本是件令高興的事,可是,經濟的壓力,婚姻的危機,加上要自照顧一個完全沒有自理能力、仍在康復的兒子,令她感到格外孤獨和寂寞。

來自神家的幫助

     在絶處中,徐菊英想起了牧師。她特別跑到教會去多謝牧師。初次步入教會,原本心緒紛亂的她,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平氣和。後來,她接受牧師邀請,週日到教會崇拜。每當讚美詩和敬拜的禱告聲響起,她總會情不自禁地淌下熱淚,滿腹冤屈也得以釋懷。
     2004年11月,徐菊英受洗歸入基督;一年後,她帶領自己的一對兒女受洗,讓殘障的兒子擁有健全的屬靈生命。
     信主以後,徐菊英的生活並非如想像中的一帆風順,反而更加起伏不定,挫折、誤解、糾紛、病痛等各種艱難困苦,一波接一波地湧向她。但,她懂得信靠,總在自己最軟弱時向神禱告,靠著神的恩典大能,一路走來。
     兒子的康復是一段異常艱苦的歷程。出院頭五年,兒子一點起色也沒有,更因而患上憂鬱症,情緒變得難以控制,加上車禍造成身體其他部位的損傷,脊椎也要用鋼架來支撐。十多年來,徐菊英除了晝夜不停地照顧他的飲食起居,還要帶他去看各科醫生,配合各種治療,可以說耗盡了她全部心力。母子間,時不時也會發生爭吵,陷入僵局。
     雖然歷盡艱難,但是,徐菊英母子都是基督徒。母子都會按著《聖經》的教導,向神懺悔,並且會同心協力,在跟隨耶穌的道路上,越走越起勁。
     2015年底,母子一起參加了在德州舉辦的美南第一屆差傳大會。聚會結束前,牧者呼召:「有感動願意奉獻自己讓主使用的人,請走向台前接受祝禱。」徐菊英趕緊閉上眼睛禱告,求神允許她帶職事奉,因為她是家庭的經濟來源,需要有收入。禱告完了,睜眼一看,兒子已經推輪椅到前排去。她明白這是神的心意,也就不再猶豫,走到兒子的身旁,擺上自己,終身事主。
     徐菊英的經歷告訴我們,在神凡事都能,人看起來是絶路,但,在曠野開道路的神,是可以為我們開出一條又新、又廣的路的!@

◎文:南丘 ◎圖:艾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