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已經過去 明天就在前面

     著作了《民主概論(Democracy)》的美國人柯恩(Carl Cohen)認為:「民主國家的公民必須相信錯誤是難免的。在這個世界上,無需很多的經驗即可認識到:即使在重大問題以及自己深信不疑的意見上,人都會出錯。」

每位聖人都有不堪的過去

     世間除了形形色色的罪人,並不存在什麼完美聖人。英國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就在自己的墓誌銘裡,寫下了傳頌至今的名句:如果你要尋求做人的典範,去《聖經》裡找尋吧……

     在巴爾的摩,國父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雕像被噴上紅漆;俄勒岡州,第三任總統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雕像被拉倒;華盛頓特區拉法葉廣場,第七任總統傑克遜(Andrew Jackson)雕像差點被毀;加州,第18任總統格蘭特(Ulysses Grant)雕像遭破壞,因為他們都曾蓄奴。

     這是一個時代的錯誤。制憲會議若禁止奴隸制,南方州份斷不會加入聯邦;奴隸不被視為完整獨立的個體,只算為五分之三個人。特拉華州(Delaware)代表迪金森(John Dickinson)就寫到:將統治自由人的權利,明目張膽地建立在剝奪奴隸權利之上,世界上的人對這新的道德準則會怎麼說……

不再宣講歷史的錯誤版本

     走在光明之中,並非永不經歷黑暗,而是永不被黑暗籠罩。還不到一個世紀,南北戰爭就終結了奴隸制,但法律上廢除奴隸制易,人心根除奴隸制難,南方各州湧現的雕像即是明證。

     6月初,維吉尼亞州州長宣佈,將移除1890年樹立的李將軍(Robert E. Lee)雕像:我們不再宣講歷史的一個錯誤版本。它過去是錯的,現在也是錯的。

     維吉尼亞州的Fredericksburg市,也把競價買賣奴隸的拍賣石(Slave Auction Block),從過去延續到如今的創傷象徵,移至地區博物館。

     北卡羅來納州長庫柏(Roy Cooper)下令移除州議會大廈內紀念碑:白人至上主義者建立的雕像,不該出現在屬於全體民眾的場所;帶來歷史傷痛的紀念碑,必須以合法、安全的方式移除。

     改正奴隸制錯誤的,是南北戰爭;解決戰後遺留問題的,或許是今日的民權運動。眾院民主黨計劃移除國會山莊的11座鼓吹奴隸制的邦聯領袖雕像,非洲裔黨團表示:一個多世紀後,這些雕像仍在,對我們是冒犯。

把屬於歷史的放入博物館

     弗州2018年通過法案,移除邦聯將軍像而改放民權領袖,但將軍像至今仍聳立在華府遊客中心。英國塗鴉大師Banksy就說:「有色人種被體制辜負。白人主導的體制就像破裂的水管讓樓下公寓淹水……如果白人不修補,就會有人上樓踹門而入。」

     雕像確為美國歷史或南方文化的標記,但若是以一部份同胞的痛苦為代價,還要放在大庭廣眾中嗎?如果人們看到雕像就感到生氣,那麼將其移放到博物館豈不更好?如果人們的情感承受力許可,也可以像愛丁堡那樣,為特定的雕像加上牌匾,提供反思性細節,展示故事的全部——不僅引以為傲的部份,也包括引以為恥的部份。

     這並不是編輯美化或抹煞篡改歷史,而是順應其在這個時代的變遷。昨天已經過去,明天就在前面,今天無法不做出改變。邁步向前!在糾正歷史的錯誤中,學習成為和平之子,是我們當前的功課:在憎恨之處播下愛、在傷痕之處播下寬恕,以愛人如己之心面向未來——沒有敵人,只有同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