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敵人 只有同胞

 

 2020年的世界,面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嚴峻的局面:COVID-19成為全人類共同的敵人,威脅著人們的健康、安全、正常生活;反種族歧視浪潮風起雲湧,歐美呈現動盪……但人與人不應成為彼此的敵人!南北戰爭結束後,林肯總統說過一句話:「沒有敵人, 只有同胞。」9月21日,為國際和平日(International Day of Peace)。請您和我們一起,遵循基督之愛的原則,為「停止敵對、共塑和平」而努力!

 

 
 

 

 

個人自由與社會利益

     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山度爾(Petofi Sandor 1823—1849年),曾寫下了著名的詩篇:《自由與愛情》(下為殷夫中譯本):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這詩篇寫成之後,瞬間流行,被譯成多國文字,世界各地廣為傳誦;因為渴慕自由,是人類共同的心聲。法國大革命(French Revolution 1789-1799年),揭開了平民百姓挑戰君主制度、爭取自由民主的序幕。近200多年來,多少人拋頭顱、灑熱血,終於成就了世界各地的民主自由。

     特別是美國,在《獨立宣言》中明文宣告:「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與他們某些不可剝奪的權利,就是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歷史可以見證,美國不斷向「尊重人權」邁進,至今成為世界上最自由的國家;令全球響往自由的人趨之若鶩,因此匯聚了各國菁英,共同締造了200多年的繁榮。

 

罔顧安全‧自由有害

     「自由」,是造物主賜與人類最好的恩物,但世代以來,卻難以在「你的自由、我的自由」當中,取得真正的平衡。「自由」在封建時代和極權國家,自然受到踐踏;就算在高舉自由旗幟的美國,也會因個人自由不受約束,無止境地膨脹,而對社會造成負面的影響。

     就如近期COVID-19瘟疫流行,政府為了防禦疫情擴散,籲請國民出外務必戴上口罩,但很多人卻不肯聽從,認為自己有不戴口罩的自由,結果造成感染數字大幅攀升,不但犧牲自己及他人的性命,還耗費了大量社會資源,讓醫療系統不勝負荷!當人把自由放在社會安全和法紀之上,他的自由便有害無益。

 

張牙舞爪‧侵犯權益

     近60年來,很多美國人已將個人自由,凌駕於法理之上,讓「自由」變成洪水猛獸,四處吞噬人類的幸福。上世紀60年代提倡的「性愛自由」,延禍世界50多年,不但使疱疹與愛滋病毒流行,還讓50%以上的家庭解體,千千萬萬單親家庭的孩子,心靈受創,活在貧窮線下,成為社會福利的沉重負擔。

     如今這種「自由」仍然張牙舞爪,侵犯造物主賦與人類的權益。要求墮胎的自由,不但扼殺胎兒生的權利,還要醫療保險負擔墮胎費用;如墮胎合法化,這筆開銷將算在每個人的頭上。如選揀性別的自由合法化,手術費用也要你、我承擔。不要以為「事不關己、己不勞心」,要知道「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合乎真理‧愛人如己

     這次COVID-19橫行,我們應該明白,同一個社會、共一個世界,發生問題,誰能置身事外?為他人著想,即是為自己著想。千萬「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耶穌宣稱:「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讓人類蒙福的自由,是合乎公義真理,懂得「愛人如己」的自由。

     草擬《美國獨立宣言》的湯姆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說:「賦與我們生命的上帝,賦與了我們自由。當我們消除了自由是上帝恩賜的信念,一個民族的自由還有保障嗎?」

     美國的開國元勳,堅信自由是上帝所賜,唯有相信上帝,國家民族的自由才能受到保障。這就是為什麼信奉上帝的國家,比不信上帝的國家,較為民主自由的原因。盼望熱愛自由的您,學習《聖經》真理,好好信靠上帝,進一步得到能祝福別人、祝福自己的真自由!

 

 

 

 

 

 

 

 

 
 

我們為什麼要戴口罩

依據政治觀點來回應健康議題,並把疫情當作政治遊戲來把玩,等於將自己和他人置於死地。

     醫用口罩最早出現在18世紀,但直到1919年西班牙流感大爆發,公眾才開始戴口罩。爆發COVID-19疫情後,美國疾控中心CDC於今年4月開始建議民眾,外出或在難以保持社交距離的場所,戴口罩預防被感染。據CNN統計,美國目前有28州和華盛頓特區頒佈了口罩令。

 

降低病毒散播數量

     人體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後,病毒在體內複制,存於肺部、口腔和鼻腔的體液中,再隨著咳嗽、噴嚏甚至講話噴出。咳嗽一次,最多產生三千顆飛沫微粒;研究顯示,說出「保持健康」這四個字,也會吐出上千顆看不見的微粒。

     飛沫微粒離開身體後,大的落到物體表面,其他人觸摸後再觸摸自己的口鼻,就可能被感染;英國在2016年的一次調查顯示,人們每小時平均有意無意碰觸臉部23次。小的微粒則在空氣中飄浮,人們吸入後也可能感染病毒。而戴口罩,不僅能顯著降低感染者噴出的病毒數量,還可以保護從手到嘴的傳播感染。

 

有助阻遏社區傳染

     追踪感染者家屬和社交聯絡人較易,但要追踪誰在公共場合坐在感染者身邊就太難了!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研究顯示,人行道空間不足以讓人們維持安全距離,而在有限空間,如公交車上就更難!考慮到有6%到18%的無症狀病人帶有病原體且具傳染性,戴口罩更成為阻絕防疫漏洞的可行方法。

     耶魯大學4月發表的宏觀研究結果顯示,在有戴口罩習慣的地區,平均日增個案率是10%、死亡增長率為11%;而在其他地區,這兩項數據分別為18%和21%;戴口罩可降低10%的感染率,預防數以萬計的死亡個案,換取數以兆計美元的經濟價值。

 

符合美國人傳統定義

     英美等西方人沒有戴口罩自我防護的習慣,只有在自己會給他人帶來健康危害時才戴,所以寧可要自由也不要口罩。其實,除了N-95其他類型口罩都防不了病毒,因此對戴的人來說主要是防自己噴吐飛沫給他人。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團隊,2010年發表在《流行病學及傳染病》期刊上的結論是:「一些證據支持戴口罩可以避免傳染給別人,但較少數據支持使用口罩能有預防功用。」

     所以美國人應當知道,在COVID-19肆虐之時,戴不戴口罩並不是自己怕不怕死的事情,而是每個社會成員對人類社會有沒有擔當和責任的問題,因為這是一種利他行為,也完全符合美國傳統戴口罩定義。可惜總統在這一點上並沒有為人民做出表率,他那句「總不能讓治病比疾病本身更糟糕」的言論,更成為反避疫的精神武器。

 

不要把防疫當黨爭

     路透社新聞研究院分析顯示,政治人物作出的誤導和不正確說法,導致公眾對新冠病毒更大程度的無知。資深電視節目主持人Chuck Woolery,7月13日稱新冠疫情是「瞞天大謊」,是民主黨及醫學專家破壞特朗普選情編造的說詞;7月15日他再次推文:「新冠病毒是真的,就在我們身邊。我兒子確診陽性,對於所有受苦受難中的民眾,我感同身受,尤其那些失去親屬的人。」

     據皮尤中心的民意測驗數據極,認為COVID-19對公眾健康是大威脅的比例為:共和黨人43%、民主黨人82%;支持在公眾場合戴口罩的比例,共和黨人56%、民主黨人74%。這場全球大流行疫情,在美國被政治化了是不爭的事實。可幸,特朗普總統已亡羊補牢,7月20日在推特上貼出戴口罩照片,並附言:「我們團結一致對抗看不見的病毒……」

     病毒,每天仍在掠走生命。美國疾控中心CDC主任表示,若每個美國人都馬上開始戴口罩,疫情將在兩個月內得到控制;華盛頓大學健康計量評估研究中心的模擬研究發現,若民眾普遍戴口罩,10月1日前全美死亡人數可減少17,742人-28,030人;跨國投資銀行與金融服務公司高盛集團分析,全美戴口罩可望免於再次停工,避免GDP潛在的10兆元損失;經濟學家預估,全美實施戴口罩令可拯救5% GDP。無論是保經濟還是護生命,全美都必須團結一心,共同行動,一起對付真正的敵人COVID-19!

 

 

撰稿與策劃:號角月報編輯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