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人生 – 2014年10月至12月

為什麼日本風格與西方、中國的大相逕庭?

2014年12月
kyoto_golden_temple

現在筆者於日本大阪參加一個學術會議,在空檔時間我參觀了大阪城的天守閣、四天王寺、本坊庭園,京都的二條城、金閣寺、京都御所,奈良的春日神社、東大寺。看過這些建築物的裡外之後,我的總體印象是:它們是既簡單而又優雅,在簡潔這意義上,日本的建築和繪畫風格都很接近現代藝術。雖然中國和日本的文化都被列為東亞文化,但在繁富程度上,中國風格更接近西方文化,而不是日本文化。

倒霉背運下的福貴 讀余華《活著》(三)

2014年12月
倒霉背運下的福貴 讀余華《活著》(三)

福貴出生在富貴人家,但吃喝嫖賭,輸光了家業,使父母、妻子、兒女跟著他受苦,父親給氣死了。沒幾年共產黨執政了,那個騙得他田產家業的龍二,被打成惡霸地主給斃了;他慶幸,心想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不過,他後來的人生,按人的眼光來看,卻是夠倒霉背運的。

浩瀚星河,人算什麼?

2014年11月
milky_way1

兩個星期前,筆者前往約書亞樹國家公園拍攝銀河系,從我家開車到這國家公園大約需要兩個半小時,為什麼我要走這麼遠路來看星星呢?原因很簡單,由於光污染,在城市裡面我根本無法看見星河。一方面,城市生活帶給我們很多方便和舒適,但另一方面,我們被剝奪了欣賞浩瀚宇宙的機會。

面對命運讀余華《活著》(二)

2014年11月
面對命運讀余華《活著》(二)

《活著》的主線就是命運:「《活著》講述了一個人和他的命運之間的友情……互相感激……互相仇恨……同時誰也沒有理由抱怨對方。」毫無疑問,作者獨特的描述抓住了中國讀者的心,也抓住了世界上其他對命運深感興趣或恐懼等情思者的心。

是邪惡還是正義的象徵?

2014年10月
是邪惡還是正義的象徵1

在這個暑假,我和內子完成了非洲的野生動物之旅,在旅途中導遊對我們千叮萬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離開汽車或搖下車窗,原因是顯而易見的,如果不按照指示,我們可能會被野獸活活吃掉。

活著,需要問為甚麼嗎?讀余華《活著》(一)

2014年10月
活著

是否漏了些甚麼最重要的東西,突然一個強烈的閃電在腦海劃過—是過去七、八十年,或者更長一點,一個中國人的「活著」!余華比我大不了幾歲,但對生命體驗的許多層面,明顯比自己深得多,當然這並不是說,自己對生活和光明沒有過刻骨銘心的體會。當我讀著、讀著,突然把父母的遺像拿下來看了一會兒,不知為甚麼?